Eita_η

三流写手,劣等爱人。http://weibo.com/APieceOfEita

Pharah-Faith/信仰

*Fareeha Amari个人向
*Tarot-『Ⅺ Justice』



-“法芮尔·艾玛莉骨子里就是一个恪守岗位的人,贡献与荣耀就是她最高的追求。”
这是你个人履历的第一句话,利落而果决的总结。

他们都说你和你的母亲一样是埃及的荣耀。但你的故事最开始的起点实际上是在世界的另一端,跨越大西洋那边的欧洲,有着清澈山水和巍巍雪山的苏黎世。
那时开始人们提起这个亿万富翁之都说的就已经不再是那个联结大西洋与地中海的要害港口了。战乱和灾难之中的每个人都在谈论“救世主”的名号——
『守望先锋』

你的母亲以菁英狙击手的名义接受了守望先锋创立之初的第一批邀请来到这里。不久后你便诞生在襁褓和战火之中,自你生命的最开始起,浇灌你的便是那闪耀着灿烂光辉的“英雄”二字。
如今的你回想整个童年的记忆,一切都在盛夏的照耀之中散发着炫目的幸福光芒,包括守望先锋。

但你印象最深刻的不是钢筋铁骨的丛林或是威风凛凛的士兵,而是母亲作战服的天蓝色背影。
她背对着你前进时那潇洒而英姿勃发形象牢牢烙印在你的脑海最深处,你决定追上去和她并肩前行。

然后一切都骤然开始了,猝不及防到你们二人都始料未及那将来的苦果。

母亲满室白炽灯的照耀下抬正你侧踢后保持滞空的脚踝,她指教你战斗的意义,你期待已久地告诉她你也想加入英雄的行列。你继承了血脉的深色眼瞳之中燃烧着初生的火种,但出乎你意料的是她拒绝的态度,并且和你倔强的坚持一样强硬。
你不理解,她不松口,你们漫长的相互折磨自此开始。你们争吵,争吵经久不休,杯中红茶在暮色苍茫之中逐渐冰凉。

最后你向埃及军方递交了参军申请。你背着简单的行囊离开苏黎世那天她也并没有在。你背对着她迈出步伐,却在心中那层忿怨之下清楚你依旧是在朝着她的背影迈步。

你踏上了这条漫长而孤独的朝圣之路。

你终于第一次亲眼而不是在母亲讲的故事中见识到了“故乡”,在第一堂新兵训练上。
这是你所不熟知的残酷炎夏,空气中充斥着深棕色皮肤的教官的吼叫和蒸腾的汗水,还有埃及的漫天风沙。汗水滚过侧脸带起一阵发痒,然后在眼前因为剧烈运动的气闷而混沌的视野中砸进吉萨沙黄色的土地里。那时的你终于在肌肉和心脏的紧绷的震颤中意识到了苏黎世的温暖阳光已经如此的遥远了,你归途万里。
人总在失去之后才懂得后悔,但你已经迈出了步伐,不能后退也不想后退,你看见前方的路崎岖而风尘仆仆,凭着一腔孤勇径直向前。

初到军营的你承着不少的好奇和非议,他们尊敬你的母亲,但不乏有持着莫须有的轻蔑来审视和打量着你的。那时他们呼哨你为“艾玛丽家的”或是“安娜的女儿”。
你花了约莫两至三年来挥拳打他们的下巴和拆那些仍在苟延残喘的智械,有时也会奉命把枪口对准某些不配再活下去的同类。大约每次扔掉一把被利比亚沙漠的砂砾弄卡壳了的突击步枪,就能让胸前的勋章多一两个亮闪闪的杠或星。
你功勋来的很快,是啊,应该的。谁叫你是个艾玛丽,谁叫你是安娜的女儿。你只顾着揭掉被贴上的标签,那是自前方笼罩在你身上的巨大阴影,你奋力前行,既想用力挥开阴影又想追上去和人并肩前行。

但你最终一路孤行。

离开的讯息到来的时候你甚至有种麻木感,头顶烈日把周身空间炙烤得如同置身熔岩,天空都软榻下坠,黏稠地包裹着你令你几近窒息,你却只觉得寒冷彻骨。
周围的人看着你,以独断专行的怜悯目光。你的心腔里突然有一股怨恨剧烈翻涌起来。你从守望先锋怨到你的母亲,地狱里的恶魔几乎将你拉入深渊,你觉得你有资格愤怒,有资格哭泣,所有人也都这么觉得。

但你终是没有哭出来,背脊也未塌斜半分。你迈出不容拒绝的步伐继续向前。


之后一切都顺理成章得近乎机械,你逐步蜕变为“艾玛莉中尉”。

守望先锋解散时你以冷眼和命令堵上部属中每一个窃窃私语的流言,你偶尔会怀念起苏黎世的暖阳和那杯中红茶的淡雅香气,除开加入海力士的猛禽计划时自行配置机甲款型时脱口而出的天蓝色以外你的一切决定都是完全出于自己,包括纹制眼角的乌加特纹身。
你仍旧不喜他人拿你与母亲作比,不只是因为你与她仍在冷战之中。旁人也并不清楚你埋藏的心愿,获得并肩前行的资格和成为她的复刻完全不是一个概念,你的一些理念和作风也与她相差甚远。

你最开始并不懂得有时必要的圆滑处世,这与你近乎与正常社会隔离的童年有关。但你学的很快。你的情绪足够冷静,你的思想不会动摇,你的心中除了正念不留下任何东西,是正确还是错误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找到于所有人最有益的解决方式。在经历阿努比斯的教导后你已经趋近于一个完美的领导者,你一路走来杀死了一个个或稚嫩或迷失的自己,再没有人可以撼动你。

自你背负着信仰在苏黎世的盛夏中迈出步伐那天起至今,你穿越利比亚沙漠的漫天风沙,踏入那战火滔天,一路孤勇前行,坚定不移。

如今的你的已然身姿挺拔且羽翼丰满,旁人称你为“艾玛莉中尉”,无论是你的同伴还是敌人都是如此敬畏,你是海力士安保公司首席安全官,你是“法老之鹰”。
你已经见过了英雄史诗幕后的残酷和血腥,见过了鲜血淋漓的废墟和残肢,你清楚无比战争永远不是什么荣耀之举,你坦诚自己的手上沾着鲜血,背脊上负着罪责。

那么,你是否依旧坚信不疑?

……
你潜入记忆之海,遥望那深沉的海底,嵌入在那里根深蒂固的,依旧是那道天蓝色的衣袍背影。

——她蹲下身伸出双手用力按住你的肩膀,力道很沉,你感觉有什么沉重的担子被安到了你的肩上,母亲的嗓音却放得很温柔,她缓慢而坚定地开口。

“法芮尔,世界上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守护你所珍爱的人。”
她顿了顿,你看见了她深褐色的眸子里映着的自己。
“为此,我们不惜付出一切。”

你于那与你相同的眸子之中看到了信仰。

-

我们都是活在回忆之中的人。
但事实上她仍旧没有回来,你也早已接受了她离开的事实。在这条路上你仍旧孑然一身,独自前行,你一如既往的做好了准备,决心继续往前走下去。

-“那么,你是否依旧坚信不疑?”

当然。你扬起笑意回答。
“我依旧坚信不疑。”

评论(4)

热度(34)

  1. beijihebeijiEita_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