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ita_η

三流写手,劣等爱人。http://weibo.com/APieceOfEita

“我不清楚。”法芮尔干巴巴地说,同时尽力保持着前伸着的右臂的稳定不动。安吉拉熟稔地用酒精棉团擦拭那可怕的裂口边缘的污血和灰土,并保证其中嵌着的芯片不会被任何过分的力道损坏。

法芮尔依旧在被烦乱的思绪纠缠,困惑地紧皱着眉头,她已经被近期的一系列不明所以的时间消磨了非常多的耐性。若非现在齐格勒在给她处理伤口,她早已陷入迷茫导致的恼羞成怒。“这些事情,还有那些震动——”
“shrrr……”安吉拉抬起眼看着她,食指抵在唇前,用嘘声和平静的眼神安抚法芮尔以及让她停止再次钻进思路的牛角尖。法芮尔张了张口,还是刹住了话语。
安吉拉继续目不转睛地望着她,同时随手将被污染的棉球和金属镊精准的丢进了一旁的铁盘。看起来她在她心理医生的本职外做了不少次兼职,法芮尔心想,莫名觉得理所当然。
“先把伤口养好。”她以在工作时间常用的带着不容辩驳意味的,坚定而温柔的语气将这个话题终结了,并且继续止住了法芮尔一切的抗议。在确定法芮尔心有不甘却不得不接受了之后,安吉拉回对她以微笑,接着起身整理刚才制造的一系列医疗废物。在这任职已久的协作机器人已经在之前的骚乱中损毁了,法芮尔想起身来帮忙,但仍旧被制止了。
“好好休息,在这段时间里你可以尝试清醒地思考。”
她似乎在“清醒”这个词上停顿了一下以强调,法芮尔迟疑着点了点头,终于顺从地躺了下来。盯着眼前天花板的缝隙中嵌入的整齐的血管般的,被调成了暖黄色的日光灯。
有什么东西开始在她脑海里发酵了。在一切看似性质杂乱无章的事物全都挤进去并糅合在了一起之后,有什么在逐渐膨胀直至呼之欲出,法芮尔暂时抑制住再次拿起刀枪以干脆而直接的手段去尽快寻找出真相的念头。她意识到有什么离她很近,安静的好好思考一会也许就可以抓住了,而最终的结果甚至会出乎意料而又在情理之中。



用来梳理思路的一个段落…来自一个有点大的坑。………可能会拿去和朋友们一起出本。不清楚,先随手写吧。

评论(1)

热度(17)

  1. SameenEita_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