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ita_η

三流写手,劣等爱人。http://weibo.com/APieceOfEita

Animal(猎空x黑百合(掉落R76))中

       监控屏幕上,黑衣男性独自向阳台走去,莫里森紧随其后。

 

       “这是个陷阱。”耳边源氏响起低沉的嗓音。

 

       “脑子没问题的人都能看出这是个陷阱。”麦克雷挪开视线,从衣服里掏出一根雪茄叼上,“但很可惜,我们这的俩人呢,脑子一个被墙砸过,一个被时间流冲过。”

 

       他们已经商量一番了,那两个家伙不出意料的想留下来,但好歹还算冷静,定了下计划,确保不会被黑爪耍的团团转。

 

       “那算计划…?”源氏仔细回想刚才谈话的内容,“私以为更像是…”

 

       “遗书,对,基本上就是遗书。”麦克雷吐出一口烟,“你要问我,为什么不阻止他们?”他转过身,敲了敲源氏的胸膛,被衣服遮掩住的金属发出沉闷的响声。“但我想你明白的很,毕竟你里面这玩意没被替换成铁疙瘩。”他抬眼看着源氏金属面罩下的莹莹绿光,“不用我多说什么了吧?”

 

       源氏沉默不语。

 

       “行了,上去接齐格勒,我们先回基地。如果那俩人没死的话会发消息的。”麦克雷向前走去。

 

       “但是芯片在莉娜手上,我们不带回去吗?”

 

       “哦,那个啊。”麦克雷语气里满是不在乎,“反正没拿到也不会出什么太大的事情,富商可以下次再解决掉,又不是核弹。你总不能让莉娜两手空空的去见小女朋友吧?黑爪肯定为此而来,没有饵可钓不上鱼。”

 

 

 

 

 

 

 

       那年午后,阳光透过层层叠叠的树叶撒在她的背上,艾米丽随着她的动作发出低低的喘息声,伸手搂住她的脖子,笑意莞尔:“太阳看着我们呢。”

 

       莉娜根本受不了这个,只觉得脸上温度直线上升,手忙脚乱的不知道干 什么好。脑子一抽,就从人身上跳开了。

 

       艾米丽投以无奈的眼神:“你呀….”直起身扯住莉娜的衣摆,“怎么就这么没有情趣呢?”

 

       “我——呃!我有!只是不太…嗯…”

 

       “是是是,我明白,小莉娜还没有长大,没有心理准备?”她轻轻笑出声,莉娜感觉自己快炸了,捂着脸低头说不出话。

 

       “好啦,好啦,不逗你了。”艾米丽站起来揉揉莉娜的脑袋,“快要吃饭了,下次有机会在说吧。”

 

       “下一次是猴年马月哟…”莉娜还有点小沮丧,都怪自己,又错过机会了,她真是没用。

 

       眼前突然被阴影覆盖,随即唇上传来柔软的触感,艾米丽的吻一触即离。“总会有机会的,再说,猴年马月你不也会去等?”

 

       莉娜突然觉得艾米丽脸上的笑容真是漂亮的可恶。

 

 

 

 

 

        So,猴年马月到了。

 

       莉娜又回到了餐台,手里拿着蛋糕,眼神却不停的飘向舞池旁边,那人今天穿着黑色晚礼服,上面有着繁复的深紫花纹,V字衣领开得很大。杀手微笑着接受了一位男性的邀舞,两人牵着手踏入喧闹的场地。

 

       莉娜打量了一下那个男的,很好,全身披金戴银的,肯定也是这次行动背后目标之一,看他回去之后笑不笑得出来。

 

       但她还是没办法上前去把人抢过来。

 

       别怂啊,你这个家伙,莉娜出气一般的随手拿起一个杯子就往嘴里灌,却被辛辣的酒精呛得嗓子疼。她咳嗽的不停,连忙挑了块甜曲奇饼吃,艾米丽从来不让她喝酒,因此即使经常被麦克雷他们怂恿,自己喝酒的次数相对来说也很少。

 

       糟了遭了,这什么酒啊…她缩了缩脖子,感觉酒气直往脑袋上冒。就当壮胆吧!莉娜狠下心来,转身大步向舞池中央走了过去。

 

       “我能,呃,我能有幸和您喝一杯吗?”她对刚刚和男性道别的杀手说到,该死,该死,又紧张了!麦克雷刚才教的是什么来着,好像是‘能和这样一位美丽的女士共饮一杯,是我三生有幸’?我为什么这么蠢!莉娜恨不得挖个地缝钻进去。干脆不唱哑谜了,她破罐子破摔一般的说,“艾米丽·拉克瓦女士?”

 

       那人看了她几眼,嘴角勾起魅人的笑:“ bien sûr ,奥克斯顿先生。”

 

 

 

 

 

 

 

       莫里森推开阳台的门,看见穿黑西装的男人背靠在栏杆上,身旁放着一盒香烟,有支被抽出来一半,那人手里还夹着一支,却没点燃。他走上前去,把那支烟抽出来,从兜里掏出打火机点火。男人微微低头,凑了过来,莫里森把嘴里的烟和对方的贴在一起,一时间白雾四散。

 

       他眯起眼睛打量着男人,决定先开口:“近来如何。”

 

       男人没看他,自顾自的吞云吐雾:“和你一样。”嗓音暗哑低沉。

 

       “我过的可还行。”这是实话。

 

       “那我也还算不错。”这是谎话。

 

       尼古丁让他心烦意乱,莫里森把烟头在栏杆上碾灭,深吸一口气压抑心情:“就不说废话了,要不要回来?”

 

       ……

 

       直到莫里森快要等不下去了的时候,男人才悠悠开口:“你死了我就回去。”

 

       …

 

       他直接扑了上去,把男人撞倒在地,跨步骑在人身上,附身揪住对方的衣领,干净利落的给了一拳,没留力。

 

       “那我就把你揍晕了拖回去!”莫里森低声嘶吼。

 

       男人也不发怒,嗓子里发出干巴巴的笑声,莫里森才发现有什么抵住了自己的肚腹。

 

       是地狱火的枪口,那触感他早不知道多熟悉了。

 

       “放轻松,别紧张。我更想让你品尝下另外一种死法,更加美妙一点。”

 

       噢——Fxcking reaper.莫里森为自己哀悼了一秒。

 

       紧接着男人伸出另一只手,扶住他的腰,两人随即消失在黑雾之中。

 

 

 

 

 

 

 

       “你为什么来这里?”

 

       莉娜和拉克瓦离开舞池,漫无目的地往楼上走,最终是莉娜先忍不住打破了沉默。

 

       杀手脸上的笑容十分自然“你又为什么来找我呢?”句尾语调上挑。

 

       真是露骨的诱惑,莉娜心想,拉克瓦演技不错。她思索了一下,答道:“大概是想找一个人?一个曾经在这里的人。”

 

       “那么你找到了吗?奥克斯顿先生。”杀手的表演滴水不漏,挽起莉娜的手臂,把两人拉近到一个暧昧的距离。

 

       那人肌肤依旧柔软,可没有了以前的温暖,冰冷如同死尸,莉娜抿紧嘴唇,控制着不让自己陷入记忆的漩涡,“我想…她已经不在这里了。”

 

       拉克瓦突然拉住她的手,牵着她往旁边走去,他们现在在走廊里,旁边有很多客房。

 

       “说不定她还在?”拉克瓦把她抵到一扇门上,动作轻柔,右手抚摸着莉娜的侧脸,左手则搂住她的腰,整个人贴了上来,“不试一试吗?”

 

      蜘蛛对莉娜的诱惑力之强,和她预料中的一样,她觉得自己基本上没救了,各种意义上。

 

      莉娜在脑海里不停大喊别作死别作死,但是身体不听她使唤,依旧回应着对方的动作,还慢慢抬起头往拉克瓦的唇上挪了过去。

 

       一瞬间所有的记忆都炸开了,艾米丽的唇艾米丽的舌艾米丽的吻,全部在莉娜的脑袋里晃来晃去刷存在感,她甚至有些期待着拉克瓦的滋味,虽然直觉告诉她肯定和以前不一样了。

 

       然而,当她终于要尝到的时候,拉克瓦却突然起身离开了,拿着一块小小的蓝色芯片,脸上带着嘲讽的笑。

 

       莉娜直接炸了毛,攥住拉克瓦左臂钩爪发射机位置的手使出比平时大得多的力气,拉克瓦一时挣脱不开,她右脚向后一踹,门开了,两人同时向后跌去。

 

 

 

 

 

 

 

 

 

 

 

————————————————


 

 

哦对灵感来自Animal-Conor Maynard这首歌,歌词和旋律都是重点

 

但是到现在顶多刚响了个前奏

 

重点在下和末章节

 

————————————————

 

莱耶斯这个梗有人看出来了么23333

 

酒吧著名暗号,把烟盒放到身边,抽出一支叼着不点燃,再把一支抽出一半,意思是“今晚有人给我‘点火’吗?”

 

如果有人对你有意思,就会过来用打火机给你点烟。

 

 

 

 

评论(3)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