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ita_η

三流写手,劣等爱人。http://weibo.com/APieceOfEita

女巫与猎人(查莉亚x小美)(上)

       回过神来的时候,查莉亚发现自己被淹没在了茫茫树海之中,她不知不觉已经深入到了人烟罕至的森林深处,最老练的猎人也不敢踏足的地方。据说这里有嗜血的人面蜘蛛,外表艳美绝伦倾国倾城,布下弥天大网引你沉沦,最后笑着吸食你的血肉。还有潜伏在阴影中,扑出来一口咬断你脖颈的恶犬、会设置陷阱和制造炸药的成人大小的耗子。


       但比起这些,查莉亚更在意的是——那只狐狸到底跑到哪里去了?


       没错,查莉亚个猎人,属于最厉害的那种。她赤手空拳扭断过一只蛮牛的脊椎,因此在猎人工会颇有名气。但即便如此,这也是她第一次进入这片森林的最深处。


       为了追那只狐狸,那只身形灵巧的令人发指的狐狸,查莉亚的飞斧和短镖完全打不中。她拼尽全力追随至此,可一转眼的功夫,目标就不见了。


       查莉亚有些筋疲力尽,她可还没吃早饭,那只狐狸跑进她的家,把她的花盆给毁了,还叼走了她好不容易才采摘到的那朵玫瑰,蓝色妖姬,查莉亚本来打算拿到拍卖场去换几箱子酒喝的。


       一眼望去,能看见的只有树、树、树,一棵棵都高的让她怀疑是否有百丈……森林外围的树根本长不到这种地步。


       查莉亚漫无目的的走着,用手中的短刀劈开一堆堆灌木和树叶,罗盘早已失效,像喝醉了酒一样疯狂乱转。


       她会不会丧命于此?这个想法突然蹦进脑海,查莉亚深吸一口气,把会干扰到自己的东西都抛到一边,当务之急是找到河流,找到了河就有了水、食物、方向,也就有了生存的希望。


       但首先打破了树与土的单调景色,她跃入眼际的不是她希望见到的河,而是——


       一间小房子。


       这样描述也许不太准确,因为这间房子不是普通意义上的木板房…它是由那些摆在城区最奢华的商店里面的那些五颜六色的糖果组成的。


       查莉亚皱紧了眉头,用肱二头肌想想都知道这太奇怪了。再说了,比起那些甜的腻人的玩意,她更喜欢肉和酒。


       可也许这是唯一的希望了,查莉亚的直觉告诉她,不进去闯一闯的话、她很有可能永远地迷失在森林当中。


       管它什么陷阱,大不了抡起拳头打一架,查莉亚同自己这么说。整理了一下身上的皮衣,确认刀锋锋利之后,她上前几步,伸出手推开了小屋深棕色的门。





       ……


       好像真的没人。


       查莉亚拍拍手上的碎屑,又扫视了一遍这间屋子。


       方才她找了一圈,没发现异常,这里被布置得很温馨,像个女孩子的闺房,饼干制成的小桌上还摆着一瓶瓶各种颜色的糖水,查莉亚确认无毒后就就着桌子喝了不少。是的她把桌子掰了一块下来,味道很不错。


       难道说这里真的是精灵赐予凡人的礼物?查莉亚禁不住想到,就在她打算离开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响声。她立刻回身拔出短刀,发现糖板墙壁上裂开了一条缝隙,原来那里有一扇门。


       接下来,身着奇怪又厚重的蓝白皮草,揉着眼睛打哈欠的“精灵”出现在了查莉亚的眼前。


       “…诶?请问你是…?”


       是一个女生,脸上肌肤细嫩光滑,不像是吃过苦头的,更不像个战士。然而查莉亚不敢放松警惕,她攥紧手中的刀死死盯着对方的一举一动。听人说女巫都会巫术,可以在几秒钟之内把人冻成冰坨。


       “那个…干嘛拿着刀啦,不小心伤到人怎么办?快放下。”神秘女性看似慌张的摆摆手,向前迈出一步试图接近她。


       机会!查莉亚立刻发力一扑,把人按倒在地,翻过一面,她掏出腰包里面的麻绳,把对方的双手捆在一起,这下就应该让她没办法施法了。


       “你干什么啊,疼!”'女巫'看起来一点也不恐惧,更多的反而是惊讶和埋怨。“放开我啦……”她满脸委屈,挣扎了一下,相比起查莉亚的力气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莫非真的不是女巫?查莉亚,犹豫了一下,还是起身把人扶了起来。不过以防万一,她用没理会对方让她解开绳子的要求。


       “我是一个迷路的猎人。”


       “迷了路就可以闯进别人家还突然把主人绑起来么!”神秘女性瘪着嘴,哀怨的看着她,“懂不懂礼貌啊!”


       “呃…”查莉亚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看上去真的是她的不对,可就这样把这个不知底细的家伙放开是不是太冒险了?


       这时女生突然看见了桌子上歪倒的空玻璃瓶,立刻发出了惨兮兮的哀叫:


       “啊啊啊那是给哈娜的,你竟然给喝了…”她又发现桌子


       缺了一个角:“你还毁了我的桌子!”


       “…抱歉。”查莉亚尴尬的耸耸肩。


       “抱歉就能改变你突然闯进我家,喝了我给哈娜的礼物,掰烂了我的桌子,还把我绑起来了的事实吗!俄罗斯人真是太不懂礼貌了!”


        那人好像真的发了怒,气呼呼的瞪着查莉亚:“真是要给你上一堂儒家课!”她跳了一下,一个奇怪的物体旋即从她的衣服里被震落出来,掉在地上:


       “冻住,不许走!”






————————————

一不小心就写多了的产物

所以说,我写一篇共产组然后群里那群全都在脑补蜘蛛精。

【再见】

评论(1)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