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ita_η

三流写手,劣等爱人。http://weibo.com/APieceOfEita

Roses (法芮尔x安吉拉)3 —Tame 驯化,驯服

Tame 驯化,驯服。

 

       “这肯定是个陷阱!”萨利赫向后靠倒椅背上,抱着双臂,一脸嫌恶的说。

 

       四周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在思考。

 

       法芮尔低下头,再次仔细的打量手中的电子面板。透明晶体上刻录着密密麻麻的文字,其中含义总结下来就一句话。

 

       智械军团请求议和,要求他们派一名有身份地位的代表独身前往。

 

       独身前往,这个词很有意思。法芮尔摸着下巴思量一番,在心中做出了决定。

 

       她正欲开口,会议室的大门却被猛地推开了,法芮尔偏头望去,医师正扶着门框平复呼吸,看起来跑得很急。

 

       安吉拉歇了几秒,直起身子捋开额头被汗水浸湿的几撮碎发,抬头看向众人:

 

       “请接受那个条件,我们不能再继续失去更多的生命了。”

 

       屋子里一下子有些躁动起来,周围人开始窃窃私语,法芮尔若有所思,没有说话。反而是急躁的年轻人率先拍桌起身:“你是让我们派人去送死吗!”

 

       “我不是……”

 

       “你是来救助我们的伤员的,而不是救助我们的敌人的!你知道我们因为这只智械军团损失了多少队友了吗?十三个!”萨利赫不等安吉拉说完便粗暴的打断了对方的话,法芮尔几不可查的皱了皱眉。

 

       “我知道。”安吉拉也不生气,面色平静,迎上猛禽驾驶员暴躁的眼神,目光执着而坚定,“我知道有十三只雄鹰永远无法再次飞翔,我为此感到悲伤。我还知道迄今为止总共有一百多条无辜的生命永远阖上了眼睛,其中有二十七位英勇的战士,他们之中有很多都是因为我的无能而逝去的。”

 

       萨利赫被那目光所感染,渐渐冷静了些:

 

       “哦…很抱歉博士,我刚才激动了…不过那你为什么还要放过那群该死的智械?”他说到恨处,右手握拳,狠狠地砸了一下桌子。

 

       “我不是为了他们,我是为了不再有流血和牺牲。”

 

       “但那很明显是个陷阱,我们派出的代表很有可能被劫持甚至击杀。”

 

       “那么就让我去吧。”安吉拉毫不犹豫的回答。

 

       ……

 

       一时间没人说的出话。

 

       “日内瓦公约至今依旧在生效,他们不会攻击医护人员的。”安吉拉似乎是怕没能说服对方,再次开口补充到。

 

       “谁都知道那公约只是……”

 

       “够了。”

 

       法芮尔站起身来,一步步走到医师面前。

 

       “齐格勒博士,您从未受邀参加战术会议。”她直勾勾的看着对方。

 

       “是啊,如果不是有一个受伤的小战士兴高采烈的和我说智械们要和谈了,我怕是一直都不会知道这件事。”安吉拉面对着高她一截的法芮尔,脸上毫无畏惧,透着倔强。

 

       “本地政府已经委托海力士安保公司解决这次事件,我们现在等同于此地军方。”

 

       “所以…?”医师有些困惑,没能明白法芮尔的意思。

 

       “抱歉,但我要以妨碍公务罪将你逮捕拘留,安吉拉·齐格勒博士。”法芮尔突然拧过安吉拉的肩膀,猝不及防的安吉拉还没能反应的过来,双手已经被对方反制在背后。

 

       “你干什么,放开!”她又惊又怒,扭动着身子试图挣扎,可她怎会是法芮尔的对手呢?没过几秒钟,随着咔嚓一声,冰冷的金属拷在了她的右手腕上。随后安吉拉被拉到一旁的休息座椅前按住肩膀被迫坐下,眼睁睁的看着法芮尔把另一边拷在了椅子把手上。

 

       对方丝毫不理会她的任何话语,转过身把钥匙随手扔向呆愣住的萨利赫,走向门口。

 

       “没我的命令不许解开。”

 

       “是…等等,队长您要去哪里?”

 

       法芮尔偏过头瞥了自己的僚机一眼,目光令人捉摸不透,看不清其中所蕴藏的东西:

 

       “对面。”

 

 

 


————————————

不是怂木头的法鸡池不池?

 

评论(3)

热度(62)

  1. nimingmaocatEita_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