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ita_η

三流写手,劣等爱人。http://weibo.com/APieceOfEita

包扎 (法拉单人)


       大战稍息,临时营地依旧灯火通明喧闹不堪。引擎熄火缓缓落到地面,把背着的人放了下来,交给早已等候在此的医护人员。

       “请立刻安排治疗!”

       看着浑身沾满血污的人被放到担架上,清晨出击前还炫耀着装甲上崭新的涂章的队友此时紧闭着眼虚弱呻吟。忍不住双手握拳攥紧,半晌又松了开来。

       母亲的话绝对不会被愤怒冲昏头脑。

       深吸一口气放松身体平复心情,扭头看向站在一旁面色紧张的副官。

       “队长你没…”

       “我没事,十五分钟后安排作战汇报。”

       “是!队长,需不需要给您检查一下伤势?”

       “现在医疗资源这么紧张,我没有什么大碍,不用了。”

       “可是…”

       “这是命令!”

       “是!”

       摆了摆手挥开人,转身向着作战飞船快步走去。

       每挪动一下身子小腹都会抽痛一下,穿过熙熙攘攘的人流打开整备室的大门,万幸,没人。

       慢慢卸下身上的装甲,昔日光鲜亮丽的猛禽已然被战火硝烟给破坏的坑坑洼洼布满灰烬,但这位最可敬的队友依旧是最坚实的后盾和最锋利的剑刃。

       随着沉重的金属被一块一块拆下,作战服上已经有些乌黑干硬的血迹也慢慢显现出来。

       流弹打中了腹部,没有刺进身体却让装甲陷进去了一块,锋利的边缘狠狠的在肚子的一侧划了道不深不浅的伤口,虽然及时的把铁片掰了下来但却无法制止疼痛。

       打开医疗箱拿出消毒酒精和纱布,坐到金属长椅上撩起作战服的下摆咬在嘴里,打开盖子用棉球蘸上酒精,顿一顿后干脆的擦了上去。

       饶是参军多年早已伤痕累累每到这时也忍不住要倒抽一口凉气,像是通红的烙铁挨了上去,灼烫的刺痛扎着大脑,皱紧眉头咬着口中的布料浑身都紧绷起来强忍着不吭一声,疼痛愈发明显,控制着微微颤抖的手继续清理伤口,深黑的血迹沾满了一个又一个棉球。

       良久后松开口长舒一口气盖上玻璃瓶,扯开纱布缠上腰间,已经有些麻木了所以忍受起来还算轻松,瞥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发现时间所剩不多于是草草的绕了几圈后用牙齿咬断多余的纱布,打了个简易的活结站起身来匆忙的收拾着一片狼藉。把医疗箱合上放回原位,关上灯临出门前扭头又看了眼屋内。

       璀璨的星光点点滴滴从窗外洒了进来,夜幕深沉而美丽。

       自嘲的笑了笑,这美妙的夜色和血雨腥风似乎挨不上半点关系,随后砰地一声,关上了门。




—————————————
这时候的法鸡没有博士啦……
摸鱼摸鱼

评论

热度(30)

  1. 法鹰家有个天使Eita_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