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ita_η

三流写手,劣等爱人。http://weibo.com/APieceOfEita

双飞甜饼。

       任务汇报结束,众人纷纷起身散去,法芮尔坐在原位一动不动,皱紧眉头看着捏在手中的伤亡报表,崭新的还泛着油墨香气的纸张被捏出了些许褶皱。


       “Pharah?”她听见了身旁的人唤着她的名字。


        法芮尔回过神来,发现安吉拉凑得很近,湛蓝的眼里温柔得似乎酿着水波。


       “你还好吗?”她把手搭在法芮尔的手背上,医师的手要比法芮尔的小一些,掌心也更加柔软细嫩,正如其人。


       法芮尔翻手握住对方,安吉拉弯了眸子笑了笑,转动着手腕与她十指相扣,拇指轻柔的磨蹭着,像是在安抚。


       法芮尔挪动视线看向安吉拉,不发一言,对方却是会意的抬起头来,两人之间挨得更近了,法芮尔微微低了低头,安吉拉便凑过来在她唇上蜻蜓点水般轻点了点。


       “Angela.”


       “嗯,我在。”


       法芮尔垂眸望进博士眼里那湛蓝的湖水,感受到了心中翻滚涌动的欲望,那是某种澎湃激烈的感情,似乎是...似乎是...她变得焦躁起来。


      “如果…如果我——”


      “嘘。”安吉拉打断了她,把食指轻贴在法芮尔的唇上,止住她继续说下去。


      “我在,我一直都会在你身边,不要担心。”


       似乎答非所问,法芮尔却感觉身体逐渐放松下来,兴许是因为安吉拉轻柔的嗓音就像是炎炎夏日的一眼透亮清泉,涓涓细流拂过了她躁动不安的内心。


       她攥紧安吉拉的手,另一只手臂把对方揽进怀里,用力的抱住。


       像是要把人揉进骨肉灵魂里一般用力的抱着,她把头埋进安吉拉的颈窝,深吸着气贪婪地嗅着。


       安吉拉轻轻顺着她的后背。


       “乖,乖,小法拉乖,好不好?”尾音上扬带着笑意。


       法芮尔抬起头有些哭笑不得。


       安吉拉依旧笑盈盈地看着她。


       “…好。”半晌她点了点头。


       “真乖。给你点奖励。”安吉拉起身亲了亲她的额头,就像是中世纪的公主为骑士赐福。


       法芮尔感觉心脏猛地剧烈跳动起来,心里满满当当的,再也没有空位去留给那些乱七八糟的烦心事了。


       她抬起安吉拉的手,低头在手背上印下一吻,骑士宣誓誓死效忠的同时也印下了自己炽热的情愫。


       抬头,两人相视一笑。


       再无烦扰。




——————————

即使后脚就是清一色的夺魂追命催稿

我还是顽强不屈的,啊,上来,摸了一发鱼。

评论(5)

热度(53)

  1. 法鹰家有个天使Eita_η 转载了此文字
  2. nimingmaocatEita_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