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ita_η

三流写手,劣等爱人。http://weibo.com/APieceOfEita

《亲爱的,有兴趣和我喝杯小酒吗?》上

Warning:
主猎寡副双飞丨
中世纪魔幻平行丨
PG-15丨



—————————————

0、
       这场暴雪来得太早了些。

       当天边的夕阳还露着尾巴梢的时候,漫天白屑就已然咆哮着从酒馆门口冲了进来。

       “砰!”的一声,木门被寒风撞得紧闭上了,不过也把屋内热闹的喧嚣同外面风雪的怒号隔绝开来。同时,两个罩着斗篷人影留在了这不大不小的庇护所之内。

       这家酒馆在民间以其主人——吟游诗人卢西奥·科雷亚和他怀里揣着的无穷无尽的故事与歌谣而出名。此刻,屋子中央的火塘边聚满了旅人以及过客,酒瓶磕碰声和人们的交头接耳夹杂在一起,烤肉和蔬菜汤的浓郁香味熏着鼻腔。

       “呼!能麻烦来两瓶浆果蜜酒吗亲爱的?如果能再切条烤肉的话就更棒啦!”站在左侧的那位斗篷人伸出手扯下兜帽,冲着吧台喊道。清脆欢快的嗓音和略带稚气的可爱面孔吸引了不少目光和口哨。

       店小二立刻应了一声,随即勤快地忙活起来。酒馆屋内现在吵吵嚷嚷的,毕竟此时距离午夜还远得很。兴许是因为火塘散发出的温暖亲切的感觉,也可能是因为酒馆的名声,这群大多互不知名讳的临时伙伴们很快就聊成了一片,互相之间喝酒吃肉插科打诨着。甚至还有人起哄让那神神秘秘的老板现身,可惜店小二只是把酒肉端到刚进来的那两位的身旁,然后耸耸肩表示他也不清楚老板的行踪。

       刚刚进来的另一个人始终没有脱下外套,更奇怪的是,纵使在篝火之下,竟也看不清那人的面貌。其他人猜测怕是上了什么隐蔽魔法,也就不好多问了,不过还是有偷摸打量着的。倒是那个满头碎发的姑娘很是开朗,毫不费力地便融进了气氛。

       “说起来,之前夏天的时候,教皇老头子他女儿出使邻国,路上似乎搞得轰轰烈烈的,也没听有吟游小子唱,或者说书的讲啊?有没有人清楚当时到底发生啥了!”一个佣兵模样的中年壮汉撂下酒杯,大喊大叫着带起了话题。

       “不是有不少刺杀和强攻都失败了吗?看起来保镖挺给力啊。”有位青年接过了话茬。

       “那是当然,守望先锋的团长都去护送了,能不安全吗!你这个笨蛋。”他的同伴捅了他一肘,青年刚想辩驳,就被人抢先说了话。

       “杀手协会和黑爪佣兵团都发布任务了吧?好像那个恶名昭彰的狂鼠海盗团也去劫镖了?”黑发男人翘起个腿发出了疑问。

       “你当‘荷鲁斯’号声名远扬只是因为年龄老得能卖古董?那位艾玛丽船长可不是吃素的!”“听说那个大名鼎鼎的盗贼大师‘猎空者’也失踪了?”“是啊,传是去刺杀,失败被捉住,死了。”“没那么夸张吧?好歹人公会王牌呢!”

       “似乎是被黑吃黑了来着。”

       他们七嘴八舌的议论着,突然被一个声音给打断了。

       “我知道喔!”吧台后面的小门突然被打开了,深棕色皮肤的青年扬着灿烂笑容走了出来,“我有个朋友正巧在船上当了几个月水手,她和我聊过全部过程的。”屋内的各种声响一下子全部停顿了下来,随后有人欢呼着鼓起了掌,因为所有人都猜到了来者的身份。

       但也有较真的,“老板你就吹吧。‘荷鲁斯’号上的船员个个都至少十来年的资历,再说哪有那么巧的事。”

       “嗨,伙计,我就负责讲故事,至于信不信,就得你自己判断了。”青年手里拿着厚重的牛皮本子,他随意地挤进了火塘边上盘着腿坐下,把那本子摊在膝上打开,小心地不让里面夹杂的篇章乐谱和草木标本掉落出来。

       “就别吊胃口了,快念吧!”周围人起着哄。
       青年清清嗓子,他翻到了靠后的一页,扫了一眼,便开始讲了起来。




1、
       “把帆再检查一下去奥克斯顿,等下教皇的人马就上船了!”

       门外传来呼唤,莉娜应了一声便迅速收好面前桌上的纸笔,她又看了眼最上面的那页,金发华饰的女子偏偏没有绘上面容。

       她还是把那张纸揉成了一团握在手中,嘴唇轻动。片刻之后,细碎的灰烬便一点点从拳心漏出,消于空中再无痕迹。

       莉娜拍拍身上破破烂烂的粗布衣服,又把手伸进裤兜里探了探,最后扫视了一下房间,关上门,向着通往甲板的楼梯处小跑而去。

       船上现在热闹得紧,所有人都在收拾准备迎接教皇的独女。她检查了几番确认船帆状态良好,便爬上堆在桅杆旁的木箱上坐着偷闲。

       “奥克斯顿!”她听见了某人的喝令声,“又偷懒?”一回头果然看见了绷着个脸的大副快步走了过来,狠狠地揉了把她乱糟糟的发。

        “别这样嘛法芮尔,我都干完活啦。”莉娜缩缩脖子摆出可怜样,脸上依旧挂着笑容。

       来者挑了挑眉,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行了,起来去列队,人已经到了。要是被我母亲看到,准罚你跳下海捉鱼。”
 
       “哦!”莉娜撑着身子跃下箱子,“那好啊,我巴不得下海玩呢!”她闪过人的爆栗,笑嘻嘻地跑走了。

       水手们和她打着招呼,莉娜一一回应后便背靠着甲板栏杆,偏着脑袋张望港口那儿华丽的车马队伍。

       船长安娜阁下带着大副下去迎接教皇的女儿了,水手们纷纷议论猜测着那位大小姐的模样,因为无论听了多少夸赞其美貌的传言,真正见过的却没几个,毕竟本人平日四处求学游历,为了不引人注目而隐姓埋名,又罕少公开露面,民间流传的画像也都千奇百怪五花八门。

       唯一可以确认的就是她有一头极漂亮罕见的淡金色长发,莉娜眺望着远处的人群,和湛蓝色的眼。这是她花了十五金才托某只呱弄到的情报——还是友情价。

       不过...她砸吧砸吧嘴,普通人家一年消费也不过数金,而她这单任务足足给九千金,教皇他女儿还真是值钱。

       周围突然安静下来了,莉娜赶紧也跟着站直身子,一大长串的人接连开始上船。大部分都是仆从,在后面搬运着东西,由一位管家打扮的女性带着队。

       哇哦,那可真是个美人,莉娜没忍住多看了两眼,又高又俏,气质也很棒,搭配上紫底红纹的外衣和刻印小皮靴......

       “奥克斯顿!”法芮尔又在叫她,莉娜跑过去,被指示一起搬运大小姐的私人物品。

       “这几箱,小家伙。”粗犷的嗓音来自白须白发的老骑士,她认出了这位是十字军赫赫有名的莱因哈特·威尔海姆。她几乎是立刻便放弃了强攻突袭的计划,更是因为对方揽着一位战士的肩膀,那人相对来说比他整整矮了一截,但莉娜却更为警惕。

       守望先锋团长,杰克·莫里森,魔武双修的剑士。

       莉娜应着,过去俯身抱住一个木箱,又啊地叫了一声,刚被抬起一点的箱子又落回了地上。

       身前浮现出蓝色的光羽,把木箱轻轻托起浮在空中,身旁同时传来了温柔的嗓音。

       “没事吧?抱歉,这一个有点重,我忘记说了。”她的肩膀被人轻按住,温和的治愈魔法绕上手臂延伸至指尖。

       “粗野之人就是疏忽大意,你看不出这位姑娘不像你们这些蛮夫,不可能搬运得了这种程度的重物吗?”

       莉娜侧过头连声道谢,露出感激和些许惊慌的表情,所有人都看向她了。

       这位该就是教皇之女——安吉拉·齐格勒了,标准的金发碧眼美人儿,一身白金纹路长袍,倒没嵌什么花花绿绿的装扮配饰。

       看起来没用偷梁换柱的把戏啊,不过虽然说齐格勒本人似乎不是贪生怕死之辈,但是教皇他老人家对这个女儿可是宝贝得紧。莉娜悄悄抬眼瞥了一下,齐格勒又转过身去了,和身后的安娜、法芮尔还有一位穿着简约风的蓝色法师袍的女性站在一起继续交谈。斥责老骑士的就是那个法师,再联系上刚才托起箱子的魔法,应该是魔法协会的首席法师之一—塞特娅·法斯瓦尼。

       真是周全,两个不同偏向的战士防止硬攻突袭,法师布置探测和预警法阵,而齐格勒本人又是杰出的高阶牧师,对于毒素等类东西有着高度的敏感。

       ......莉娜突然感觉到了什么,她稍稍扭过头,远远的和一双金眸对上了,她随即又飞快地低下了头,去搬另一个箱子,强压下头皮发麻和浑身绷紧的感觉。

       那道目光来自一直站在甲板入口处指挥仆从搬运东西的那个主管,因为这边的动静而向这里瞥了一眼。

       她还以为那人只是个主管而已,看起来,是气息隐藏的太好了。莉娜跟着法芮尔爬下隔板进入船舱,她似乎和齐格勒聊得很开心。一行人向着齐格勒的房间走去,莉娜呆在最后,背后炸起的寒毛几乎还未消去。

       到底是谁呢?她猜测那人是个杀手,说起来真是漂亮,她怎么没听说过?也许可以去试着寻求合作,但必须要掌握更多的情报才保险些。

       蓝黑长发和金眸,女性,身材高挑模样美艳,她拼命搜刮着脑海,企图找到条件吻合的。紫色...紫色...

       “都放在这里就可以了。”

      莉娜回过神来,发现已经到了。

       “唔,我可以帮您收拾一下。”

       “多谢你的好意,法芮尔,不过我自己来就好。顺带一说,我可不喜欢我的朋友再对我用敬称。”

       “那好吧...晚饭的时候我来找你,齐...”“嗯?”

       “呃,安—吉拉。”年轻的大副尾音发颤。

       莉娜无声地吹了个口哨,这俩人已经开始打情骂俏了吗?法芮尔结结巴巴的样子可真难得一见。这下可好,任务难度又增加了。

       她耸耸肩,罢了,总得试试,大不了到时候放弃。反正她是自由身,名声也不是太坏,为了点钱招惹一堆势力,还搞掰刚交了几个月的好友,甚至搭上小命,可不太值得。

       为了“点”钱。莉娜摸摸鼻尖。

       总该会有突破口吧。



2、
       寒风掠过耳畔颈间,波浪拍打着侧舷,隐约能听见鸟鸣鱼跃的声响。‘荷鲁斯’号的船头装着一个硕大骇人的胡狼头撞角,正破开夜色不断向前。莉娜察觉到身后有人攀爬着桅杆,不过没有回头。

       “不够警觉啊,哨兵。”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她故作惊讶的抖了一下。

       “哇啊,”莉娜转过身,“你身手放那么轻,谁能发现你啊!”她笑着推了大副一把。

       “还习惯吗?”法芮尔提着两瓶酒,她递过来了一瓶“换班的时间快到了,暖暖身子去歇息吧。”

       “嗯,蛮好玩刺激的,我很喜欢这样的生活来着。就是没有新鲜果蔬吃,有点馋啦。”莉娜嘿嘿笑着,接过酒瓶喝了一口,干脆屈身坐下,腿伸出瞭望台的边缘来回晃荡。

       “这趟会有的,塞特娅女士设立了传送基站,教皇会派人传递物资过来。”法芮尔靠着桅杆,望着远处的夜色。

       也能随时把安吉拉·齐格勒送回去。莉娜默念着。

       “那可真棒!”她突然想到了什么,“说起来,今天你和那位大小姐进展飞速啊。”她笑着,无不调侃的说,“你要抛弃我了吗亲爱的?”

       “不,你在瞎想什么,不是那样。”法芮尔有些慌忙地辩解道“我们今天才发现,以前我和她认识而已,嗯。”她打了个手势制止住莉娜的追问,组织了一番思路后继续说了下去。

       “就跟我碰到你那次很像,别人促成的。我在街上见到了她,当时有一个孩子被马车撞伤了,倒在路边,有很多人围观。我和她同时挤开了人群上前试图救治,最后她包扎,我帮忙。”法芮尔努力回忆,比划着讲述,

       “事后我还想请她喝杯酒吃点点心,可她说有急事,我只好把脖子上的项链摘下来送给她,表示有事可以来找我——当然,那时候我并不知道她的身份,也一时紧张,糊涂到了忘了问名字。”她喝了口酒,顿了顿,“那天她只穿了一身很朴素的白衣服,头发扎着,一副干练模样,当然,很漂亮。嗯...今天更漂亮,头发也放下来了,我差点不敢确认。可是母亲催我去服侍,我走上前去的时候她竟然主动和我搭话。”

       平日里沉稳英武的大副阁下此时显然有些失态,嗓音愈加发虚起来,“她说,‘父亲给我要搭乘的船的资料时候,我看到了艾玛丽这个姓,还有些不置信,不过——果然是你,法芮尔。’。”法芮尔匆忙地又拿起酒瓶喝着,掩饰着偏过头去盯看海面上翻涌不停的波浪,夜幕之中莉娜还是看清了对方泛红的耳根和脸颊。

       “大副阁下!”底下突然传来喊声,打破了气氛。

       “萨利赫来接班了,下去吧。”法芮尔轻咳两声,招呼着莉娜,先爬下了桅杆。

       她在下面扶着莉娜落地,两人向着通往甲板下方的隔板走去。

       莉娜又瞥见了那个引人注目的胡狼头撞角,突然想起船长安娜·艾玛丽曾说过自己退役后要把它卸下来,换成白铜苍鹰——那代表着法芮尔。

       “说起来,法芮尔你多大来着?”

       “二十一。”

       “啊,那齐格勒女士比你大——三岁呀。”

       “嗯,我非常敬慕她。”

       “只是敬慕而已吗,亲爱的?”莉娜笑得揶揄,收获了法芮尔一个无奈的白眼。

       “别乱想。”

       一进入隔板之下,潮湿和灰尘混杂着木头的霉味便一同卷袭而来。他们得在此分手了,头等舱和船长房间和‘脏乱差’的地方可是隔开的。不过万幸,托法芮尔的福,莉娜不睡水手们的大通铺,而是有一个单独的房间,虽然是个小储物间改造的。她已然心满意足,和法芮尔挥手道别。

       “喂,莉娜!”法芮尔突然叫住她,“这趟结束,你就要走了吧?”

       “我可没说哟。”莉娜夸张地耸了耸肩。

       “我的...直觉而已。”对方看着她,“我们是朋友吧?莉娜,虽然到现在我还不知道你的确切身份。”

       “唔,当然是朋友啦。”莉娜也望着对方,“我的身份?需要我再给你讲一遍我们的奇妙初遇吗亲爱的?店小二如何中大彩,女扮男装摇身一变传奇之船的船员的故事?”她以说书人的语气朗读着,随后两人不约而同的都笑了起来。

       “噗。好吧,好吧。”法芮尔嘴角微微扬着,“我信任你,莉娜。那么晚安,祝好梦。”

       “你也晚安,法芮尔阁——下——。”
 


       莉娜推开门,她的房间依旧保持着原样,破乱,不堪,蛛网爬着,灰尘飘着,她扯扯衣襟,长呼一口气,直接躺倒在床上,开始整理思绪。

       保镖们的实力太强,防护措施太过齐全,突袭硬拿,似乎不大可能,至少得趁乱才有机会。自己制造乱子太容易被发现,得找人分担注意力,她想起白天那个女人,法芮尔的脸突然又浮现出来占据脑海。

       她是个盗贼,不是杀手。还是个自由身,没必要非得干这一票。

       “啊啊啊——!”莉娜哀鸣一声,伸出手摸索着裤兜,掏出来了一根皮绳,粗糙陈旧的模样和上面挂着的天蓝晶石完全不搭调,那晶石呈一个完美的圆环,通透莹亮,散发着幽幽蓝光。

       这是关于‘猎空者’的一切神秘传说的缔造者,她的命根子。要问制作者是谁的话,不是任何一个传说级的工匠,莉娜会回答[一位隐世的奇异朋友和时间。]

       “帮帮我跃空。”她轻声祈祷,“给我指个路吧。”

       理所当然,晶石可没有自主意识,更不会回应她,莉娜垮了身子,泄愤一般的抬手欲掷。又舍不得地收了手。她看着手中的项链,皮绳搭在指上晶石悬在空中轻轻晃动,透过圆环中央能看到她房间的上墙角,一只可怜的小蝇虫正摇摇晃晃地撞向蛛网,而蜘蛛只是安静地蛰伏,讥笑着静待猎物自投罗网。

        蜘蛛...蜘蛛...蜘蛛...!

        莉娜猛地坐起身来。

       “黑寡妇”“widowmaker”黑爪佣兵团的首席杀手!真没想到长那么漂亮。

        她眨眨眼,感慨自己技不如人,同行都混到几乎贴身的位置了,她却还在这苦恼怎么接近安吉拉·齐格勒,甚至快考虑放弃任务了。

       怎么办,要合作吗?要合作吧!莉娜一下子来了精神,几乎立刻便敲定了主意。这可是战略利益,跟对方的外表绝对没关系。

       不不不,还是得先试探下,她敲敲额侧,强迫自己保持冷静。

       那么,就这么定了,莉娜再次躺下,拉过被子裹起身子,半蜷缩着遁入梦乡。

       毕竟她要和蜘蛛来次约会,得提前养好精神才行。





—————————————
宣群:多拉多的小巷角 276118970
嘿,这里是OW百合向欢乐群。插科打诨开黑飙车皆可,只要大家都玩得开心。加入我们吗?
—————————————


上中下国庆更完,这次我绝对不坑/.

评论(8)

热度(76)

  1. 满满的粮法鹰家有个天使 转载了此文字
  2. 法鹰家有个天使Eita_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