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ita_η

三流写手,劣等爱人。http://weibo.com/APieceOfEita

亲爱的,有兴趣和我喝杯小酒吗?(中)

Warning:
主猎寡副双飞丨中世纪魔幻AU丨PG-15丨

上:http://eitamirror.lofter.com/post/1de17a42_c748f09

———————————————

3、

        “嗨尤里,能帮我个忙吗?”莉娜拍了拍正独自一人在船舱角落等待接班的中年水手的肩。


        对方面露惊讶,扫了眼确认四周没有人注意这里,便低头凑了过来:


        “这不是小莉娜吗?说吧,有什么事是大叔能够帮到你的?”


        “也没什么大事啦…就是那个,我想和你换一下巡逻的班次。” 


        “咦,你有事吗?” 


        “不,唔……怎么说呢,艾玛丽阁下不是说明天天气很棒,没有云雾遮挡视线吗。我想到时候,晚霞一定会超——漂亮吧?但是我被安排在明天晚上值班欸。”莉娜背着手抿起嘴唇,顺着眉眼做出可怜兮兮的样子。 


        水手明显难以招架,咳嗽了两声后便开口说道:“这样啊,好吧,我就勉为其难的拯救一下你这个爱玩的小家伙吧。” 


        “万岁!谢啦尤里,明天的餐后水果我送给你吃!” 


        ”哈,不用,你还是自己留着长点个子吧。行了,替我去值班吧。”中年男人指了指身后的船舱,“而大叔我现在呢,就去喝点小酒。” 


        “遵命!”莉娜并起腿笑嘻嘻的敬了个不标准的礼,和人道了别便沿着走道开始巡逻。



        船员区……仓库区……休息区……


        莉娜边走边默念着,再往前就是…头等舱和船长房间了。 


        跟着上船的仆从们大都住在船员区,但唯一的管家身份应该不低。莉娜不敢用探测魔法,只能慢慢地挨个寻找。好在也没有几间房,她不消多时就瞧见了一个陌生的铭牌。 


        “艾米丽·拉克瓦”…应该不是真名,杀手们大多都有无数的身份。莉娜并未停下,而是保持着步速,一边抬起手握住来离开房间时挂到颈上的项链。 


        [开始计时咯。] 


        晶石几不可察地亮了一下,莉娜顿住步伐,转身走向那扇木门,摊开掌心,细长的铁丝早已静候多时,她未急着打开,而是先敲了敲门,说道: 


        “请问您在吗?” 


        没有任何动静,莉娜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把铁丝探入锁孔,轻轻扭动旋转,随着咔哒一声,门便悄然而开。 


        房内布置简洁而又干净,她只是扫了几眼,检查是否有陷阱,不敢轻举妄动。 


        似乎一切正常,莉娜小心翼翼的迈动着步子,走到梳妆台前,摘下颈上的项链,捏着晶石在桌面上划下一个符号——以法力为墨,那是同行之间才懂得的暗语,意思是请求合作。预计今晚一过就会散去。 


        她关上房门,锁好检查,随即深吸了一口气,心念一动,自指尖开始,身躯开始化为点点蓝光,舞动闪烁消散,再出现时她已经回到行走的状态。 


        闪回完毕。 


        这下子就算觅踪魔法也没法探查到有人进入过房间的痕迹了,即使硬要查,也不会想她和尤里的临时换班,巡逻换班到现在可都还没有轮过一轮呢。 


       莉娜继续前行着,暗自猜想对方会怎么回应。不知怎么,虽然自认计划周全了,她却还是有某种预感,自己会被找出来。




4、
       莉娜伸手接住被抛过来的透明玻璃瓶,金莹剔透的液体在里面来回晃动着。 


        “首都特产的琉璃琴酒,”迎面走近的法芮尔言简意赅,“安吉拉和我聊天时喝了点,之后她安排人送了我几瓶。” 


        莉娜立马乐开了花,“真够意思啊亲爱的!”然后迫不及待地把橡木塞拔开,仰头喝了一口。 


        “还合你口味吗?”法芮尔放松身子,斜靠上一旁的墙面。 


        “很棒!”莉娜舔舔嘴角答道:“还有股玫瑰花味儿呢” 


        “……不对啊。这酒是龙眼果酿的,我喝的时候也没尝到过玫瑰花香。”法芮尔皱了皱眉,她说着拿起自己手里的那瓶喝了一口,“嗯。”她回味了下,“确实没有。” 


        莉娜也奇怪,抬起手打量着手里的酒瓶,突然她低叫了一声,“你看这个法芮尔。”她把瓶口给对方看,一个淡淡的紫色的唇印在其上,莉娜低头嗅嗅,玫瑰花香紊绕鼻尖。 


        “看起来你刚才和某个偷喝酒的姑娘接了个吻”。法芮尔露出了玩味的笑。


       莉娜不满的瞪了她一眼,“你都不担心之外有没有毒吗!” 


        “抱歉,但我看某人还活蹦乱跳着呢。”法芮尔笑着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莉娜撇撇嘴还是任了。 


        “奥克斯顿!该你值班了!”远远的有人唤着她的名字。 


        “喔!我这就来!”她扭头应到,随即转身准备离开。“那我先走啦,谢谢你的酒亲爱的!”

        法芮尔嗯了一声,冲她摆摆手。 


        登上甲板后,莉娜抬起一直没有丢掉的酒瓶,对着太阳瞧了一眼便随手找了个箱子放着不管了。 


        她心底里忍不住小小惊叹同行的手段,对接下来的合作愈加期待起来。



5、
        “再多拿些吃喝的来!”高大威猛的骑士高声喝道。 


        船长房间此时被临时整理出了一大块空地,搬来圆桌供人设宴。 


        水手仆人们来回端茶送水,艾玛丽船长端着酒杯,站在主席位置和老骑士聊天,她身旁坐着大副法芮尔和安吉拉·齐格勒,两人看上去相谈甚欢。 


        行程已过三分之一,教皇派人送来一大波补给和资源,禁不住老骑士的怂恿,艾玛丽船长举行了一次小小的晚宴以提升士气。 


        莉娜早已在开始前便偷吃了不少东西,现在嘴还不馋,于是百无聊赖地靠着墙发呆,偶尔偷摸瞧一眼安静的站在齐格勒身后的那个女管家。 


        这时艾玛莉船长示意莉娜仓库,莉娜刚应声准备离开,一旁的齐格勒女士突然也指示自己的主管一同前去帮忙。一直候在他身后的女人微微鞠躬行礼,便转身向着莉娜这边走来。 


        这,也太突然了点吧!莉娜喉头滑动了一下,冲人露出笑容打个招呼,对方也点头行礼,眸子平淡无波,彬彬有礼。 


        两人并肩出了房门,通过休息区再往前一个角落便是仓库,货物、食物、酒水、腌肉之类的全在这里存放着,莉娜跟守卫说明来意便进去了。 


        木门轻轻关上,身旁的人向前走去,开始挑选物品。莉娜差点要怀疑对方是真是假了,若非先前只是巧合? 


        她也有些拿不准主意,索性豁出去了,故作轻快的开口道:“都说'黑百合'美到芳华绝代,今天果然长了见识。” 


         对方转过身来,不复先前的礼貌认真,似笑非笑的,像是猜到了莉娜会先沉不住气。 


         “我倒是没想到,来寻找合作的竟然会这样一个小家伙。”她慢步向前,把两人之间的距离拉得很近,伸出手,指尖轻轻挑起莉娜的下巴。 


        那种感觉又来了,莉娜几乎克制不住的绷紧全身,她不甘示弱的仰着头扬起笑容: 


        “彼此彼此亲爱的,那么你有什么计划吗?还是说先自我互相介绍一下。” 


        对方放开她,转身又走向货物堆,步子轻慢优雅。 


         “我凭什么,相信你呢?”她没有回头。 


         “我的佣金分一半给你怎么样?”莉娜耸耸肩摊开手。 


         “不怎么样。”黑百合说得很轻。 


         “Umm……四六?” 


         “二八。” 


         “嘿,那也太不公平了吧!” 


         “那么我也只好,说声抱歉了。” 


        莉娜因对方的态度和语气而感到愤怒,她蓦的消失在了原地,又出现在了黑百合的面前,猛地揪住那人理得整齐托贴的衣领,浅棕色的眸子里翻滚着认真的怒意。


        “你在看不起我。”她的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喘息声,如同兽类警告时的低吼。 


       在短暂的惊讶过后,黑百合勾起唇角, 


        “三七,再加一个条件。”她一字一顿,目光里依旧漾着轻蔑及傲慢。 


        “告诉我,你的秘密。”


        莉娜松开手,抿着嘴盯着对方。 


        “那你也得告诉我你的。” 


        “艾米丽·拉克瓦,黑爪杀手,代号黑百合。”黑百合倒是很干脆,莉娜却有些不敢相信, 


        “你用真名卧底?” 


        “该你了。” 


        “……莉娜,莉娜·奥克斯顿。一介小贼而已,不过他们都爱管我叫'猎空者'” 


        这下轮到黑百合的眼里闪过怀疑的神色了。她挑挑眉,其中意味明了。 


        “是真的啦真的!再说没人知道的真名和假名没什么区别嘛。” 


        莉娜退开身来,转过去拿要带的东西。 


        “好了,你有计划吗?”气氛放松了些,她也恢复了轻快的语调。 


         黑百合抱着手站在一旁,半晌之后才出声: 


        “我会通知你。” 


        “那我等你的消息喔亲爱的。”


        对方的视线一直聚焦在她身上,莉娜感觉得到,时间的赐福让她的直觉比起常人灵敏太多。 


        不过并没有杀意,她也就放了点心。 





6、
        “哈!”


        水手把的手中的两张牌狠狠地摔到面前,“看起来你的好运要到头了,小家伙。” 


        周围人群发出惊叹,莉娜依旧面不改色,她看了眼地上的牌,调整了下盘腿的姿势,从牌堆里抽出一张。 


        “哎呀呀,天父保佑,既然我当初能赢下艾玛丽大副,现在也不成问题吧!” 


        她大声地念着,然后从手中的牌里抽出了一张,同刚才的摸到的牌放到一起,一起搁到地上。 


        刚好压过了对方的牌。 


        “看起来我的好运还没完。”她笑得灿烂,中年大汉在哄笑声中气急败坏的扔掉了牌。 


        “行了行了我服输,真是赢不过你这小东西了。” 


        “嘿嘿。”莉娜挠着头发。 


        “干什么呢!”一个略显苍老成熟但依旧威严的声音在众人耳边炸响,所有人都立刻爬起身来站得笔直端正。 


        “艾玛丽阁下!” 


        来人却微笑着,摆摆手示意他们放松些,“该休息时好好休息,没什么问题。轮到值班的时候别再嘻嘻哈哈的就好。” 


        “当然!请您放心!”所有人异口同声。 


        “荷鲁斯”号船长安娜·艾玛丽扫视众人了一眼,随后朗声道,“说的都挺好听。” 


        “据大法师赛特娅女士和我的观测,近几日可能会起大型风暴。因此,明天开始,都给我打起精神来小伙子们!到时候可别乱了阵脚。” 


        “遵命阁下!” 


        安娜满意地点了点头,又交代了些具体事宜便转身离开了,莉娜隐匿在人群之中听完了一切。水手们都各自散去了,她却依旧站在原地,她突然眨了眨眼,回头一望,刚巧捕捉到了一道紫色身影消失的痕迹。 


        今晚也许该在房间里备瓶小酒,莉娜心想。 



        再没什么能比你还没来得及收拾布置房间就被人闯了进来更令人懊恼的了。 


        莉娜提着从法芮尔那里讨来的酒,推开自己房间嘎吱作响的木门便看见了抱着手虚靠在桌边的黑百合。 


        “我还以为你会躺靠在床上,翘着腿等我呢亲爱的。这可不符合我猜想的你的形象。”她摇着头把酒瓶放下,做出失望的样子抬眼瞧了瞧人。 


        “我也想。”黑百合轻叹了口气,“可惜,太难以忍受了。”她冲着莉娜的床扬了扬下巴。 


        “嘿!这可是'贫民窟'!别嫌弃嘛。”莉娜耸耸肩,“我希望你已经有计划了亲爱的。” 


        黑百合瞥了她一眼,突然走了过来。 


        莉娜一时摸不着头脑,在两人之间的距离过近后条件反射的后退,黑百合却一步步的紧逼着,直到莉娜的后背抵上墙面。两人的距离很近,鼻尖几乎蹭上,她甚至能嗅到感受到对方身上散发的玫瑰花香,和不同寻常人的温凉气息。 


        “亲爱的…?”莉娜举起手,做出投降的姿势,对方身上依旧没有杀意,那神色更像是——好奇。 


        出乎意料的,黑百合很快放过了她,她笑得玩味,微偏着头语气有种故意做作的惊讶: 


        “没想到你还真穿了裹胸这种东西。” 


        莉娜这才反应过来,她捂着胸口愤愤不平的喊道: 


        “我看着就那么像平胸吗亲爱的!” 


        对方不置可否,转身不再看她:“来谈正事吧,小可怜。” 


        是谁先不正经的啊。莉娜嘟囔着跟上。 






7、
        “嗨奥克斯顿,你看上去不太精神,昨晚没睡好吗?”跟她同行了搬运东西的年轻水手拍拍她的肩,莉娜努力睁开眼,控制着不让步履摇晃。 


        “唔…嗯,艾玛丽阁下说要准备迎接风暴,有些紧张,就没怎么睡好。”她打了个哈欠,腾出一只手屈指擦擦眼角。 


        “哦,不是搭上某个漂亮的小妞,度过了难忘的一夜吧?教皇派遣的人里可真有好几个长得倩的。”水手吹了声响亮的口哨,揶揄的笑道。 


        是啊,“难忘”的一夜。莉娜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脑海里浮现出昨晚的景象,和蜘蛛跳探戈,一来一往交锋谈判,还被对方用媚笑和刀尖抵在眼前商量行动的主动权和指挥权,真是永生难忘。 


        对了,那瓶酒似乎还一直摆在那忘了喝,看来得等下次了。 


        “才没有人看得上我这个小鬼呢。”她没什么精神再斗嘴了,懒洋洋的说道。 


        水手笑了几声,还想继续调侃她,莉娜赶紧扯开话题,故作惊讶地望向天空: 


        “似乎要开始了啊?” 


        昨日还是万里晴空现在已经被连绵厚实的云层所覆盖,连阳光都被隔断了不少,天色有些发暗。 


        “啊…是啊。不过现在似乎还早,再过几个小时吧。”对方也停止了说笑,不远处的传来大副游走指挥时的催促和喝令,“别太紧张了,但也该打起精神了。加油啊。” 


       “嗯。” 




        暴雨自午夜时降下,夜幕深沉幽暗,如同舞台巨大的幕布,天际的雷鸣则像是观众们迎接的欢呼鼓掌,今夜的节目必定精彩至极。 


        莉娜愉快地想着,她会负责献上完美的演出。 


       周围人来人往,急促的脚步声杂乱慌忙。她抬眼眺望,水手们喊着号子,船长呆在船舵旁,大副游走四方。 


        贵宾们呢?莉娜继续张望,同时随着一小步人流重新进了船舱。 


        情报搜集完毕,不出所料,老骑士正在帮忙,大法也师在船长身旁。她下了昏暗的船舱,形势混乱,风暴骇人,不必再担心大法师分心注意些许魔法波动。她默念起了咒语,厚重苍老的木板透出了点点人影的荧光,根据身形判断,是战士,正守在小姐身旁。 


        莉娜在混乱中悄然向那边走去,一直到能够启用窃听魔法的位置,便藏在了一个角落的阴影之中。 


        “我需要上去贡献我的一臂之力,莫里森!”大小姐的声音焦急担忧。 


        “你的安全更为重要,安吉拉,你得记好这一点。”战士的则更显得沉稳低哑。 


        听起来大小姐不怎么老实,再三想到甲板之上?战士一直在劝告,能想象得到他皱起的眉头,阴影之中的小贼耐心等着的机会。 


        终于,浑身滴着水珠的大副阁下出现了。 


        湿透的发丝贴在脸侧,呼吸轻喘透着些许狼狈,背脊依旧挺直,脸上浮着的是毫无掩饰的关切的担心。她步履匆匆,径直走向那个房间,推开门关都未关,连简单的寒暄都略过了。直接开始和战士交谈商量。 


        莉娜都不用窃听便能猜到内容,事态有些超出控制,她想让战士上去帮忙,而她只是一个不会法术的普通剑士,用处更小,想在这里负责守卫小姐。当然她不会说自己是听到某位主管不经意的提议便暗自记下后立即前往了这里。 


        战士犹豫不决,但拗不过一人恳切的请求和另一人的命令语气。还是挪了步伐,出来了。 


        莉娜呼吸一窒。 


        战士往这边瞥了一眼。 


        但只是皱了皱眉头,随即转身离开了。 


        他没看到我,莉娜松了口气,继续观察留下的二位鸳鸯。 


        那两人正在交谈,站得很近,内容无外乎是大副安慰对方,不必担心之类的,还给了对方一个拥抱。 


        哦…多像是爱情故事里的男女主角,莉娜无不哀伤的心想。而我就是那躲在暗处等待机会,老奸巨猾、阴险狡诈的大反派。 


        抱歉了,法芮尔。 


       她慢慢从角落中走出,步履轻盈悄无声息,屋内的两人还不知道将会发生什么,莉娜默数着等待着,攥紧手中的项链和匕首,下一声惊雷响彻之时,身份尊贵的金发美人儿将会软绵绵的倒在年轻的大副的怀中,再无声息。 


        她阖上眼,浑身绷紧如同伺机待发的兽,耳尖轻颤,捕捉到了天边滚来的雷声。 


        莉娜小腿蹬地随着雷声炸响猛地发力,那声巨响真是太大了,几乎炸得令人耳根发疼,像是劈开了甲板,莉娜甚至能感受到有雨水落到了她的后颈,冰凉刺骨。 


        诶?她眨了眨眼,像是突然清醒过来,又像是犯了迷糊,为何那两道人影依旧安在?她还站在原地? 


        能力出问题了?不对。莉娜感觉船舱在合拢,向着她挤压而来,企图把她碾碎挤烂一般。她欲抬腿躲闪却使不上力,紧接着一切都扭曲着舞动着旋转起来,一切都头晕目眩。她看到了地板的纹路,更可怕的是那木纹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她在跌倒?她为什么会跌倒? 


        最后的知觉是后颈上冰凉的温度。





———————————————
宣群:多拉多的小巷角 276118970
嘿,这里是OW百合向欢乐群。插科打诨开黑飙车皆可,只要大家都玩得开心。加入我们吗?
—————————————
我的错。
我有罪。
我毒瘾太深……
我赔你们一篇肉……

评论(1)

热度(54)

  1. 法鹰家有个天使Eita_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