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ita_η

三流写手,劣等爱人。http://weibo.com/APieceOfEita

时空断续(艾米丽X莉娜)

寒姐的刀,真是,戳得我好爽。

夏虫:

黑百合的名字是艾米丽拉库瓦,这是莉娜偶然得知的事情。而黑百合不记得自己的名字,则是莉娜反复确认之后的结论。


对于莉娜来说,她深切的体验过在时间的乱流中穿梭的感觉。过去、现在与未来,她那时常常颠沛其中。景象常常因时空乱流而在她面前被撕裂,那些碎片纷繁无序地埋在她的记忆中。她曾经就像是闪光一样,瞬间出现而后瞬间消失。战友们的担忧在她不时重新闪现回到这个世界之后消散了,尽管没人能知道每一次消失之后她什么时候可以回到这个世界上来。


多亏了温斯顿,她知道,然后摸了摸绑在身上的时间加速器。至少她现在可以稳定的存在于这个世界,还能够执行任务——虽然守望先锋已经被解散了。不过她熟悉的几个战友都还在,还有对手。


“嘿。”她再次试着跟一起执行进攻任务的黑百合打招呼。而对方置若罔闻,手中的抓钩轻松的将面无表情的狙击手带离了莉娜的视线。


她耸耸肩,对着空气说:“有没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在很久以前——


或者也不那么久?


能够操控时间,这可谓因祸得福。至少所有认识她的人都这样认为。但很快莉娜便发现自己停止了生长,她永远二十六岁。这漫长的二十六岁已经持续了很久很久,莉娜曾经数着天数,但现在她必须要将电子历翻个十多分钟才能找到她当时咬着牙做下的标注。


这也不赖,她心想,至少她免除了每个女人都会面临的担忧。


总之,在某个时间流在这个世界发生以前,当莉娜得知她必须同这个杀手一同完成任务的时候,她本能做了反对。她始终无法忘记那一天发生的一切,黑百合在她的面前杀死了那位受到所有人尊敬的机械僧侣,还轻蔑的对她一笑。


但后来在咬着牙完成了几次这样的配合以后莉娜才发现,黑百合从来不笑。


无论杀死多少对手,无论从何种险境中逃生,黑百合从来都不笑。


 


 


莉娜不知道自己的时间是否无穷无尽,但至少现在她完全不知道终点会在哪里。在这个世界的“一秒”内,她的时间或许可以被拉长到无穷无尽。这是只有她自己知道的感受,也是她完成一切调查的基础。


她知道黑百合隶属于一个臭名昭著的叫“黑爪”的组织。但很快她发现黑百合的身世是一个谜。她决定去问问守望先锋年龄最大的莱因哈特,但他语焉不详。


“我们更重要的目的是为了保卫这个世界,不是吗?”他说。


莉娜点点头:“但是她也是这个世界的一部分。”


莱因哈特的表情被头盔盖住,但莉娜可以想见德国人脸上的严肃表情。“虽然我们一起行动,但我们和黑爪终究会有决裂的一天。他们在危害这个世界,莉娜,你当然明白这一点。”


莉娜沉默了一会儿,点点头说:“我一直都明白,我加入守望先锋就是为了这一点。”


然而她心里问着:那么,我是这个世界的一部分吗?


 


 


尽管智能机械已经存续了如此之久,久到它们与人类的血腥战争都持续了很多很多年;在这些时光中,有人类被改造成超级生化存在体、有动物掌握超越人类的智识、有机械拥有比人类更高的精神追求,但莉娜仍旧是这奇怪世界中最为独特的一员。


莉娜实在是不知道自己究竟已经活了多久。她试图将时间流控制的如同常人一般,但她发现这样的刻意实在太难维持。在很多次突然的出现或者动作惊吓到他人之后,莉娜决定继续她单人的探险之旅,以度过或说消磨这些源源不绝的时光。


她逐渐开始期待着任务,尤其是搭档或者面对黑百合。


她一开始并没发现这一点。但意识到黑百合似乎是唯一一个可以看穿她何时出现在何处的人之后,她知道她开始期待。很多次她不得不狼狈的回溯到几秒之前,才能从濒死状态下恢复。那致命的红色激光几乎每一次都在短到不可知的时间内找到她的前额或胸口,而后要么她反应快一点再次调整时间,要么就是听见子弹穿透防具和肌体的声音。


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尤其她从不以此为豪。莉娜沉思。


 


 


在她发现自己对黑百合的期待之后,莉娜开始反复的回想国王大道的那次惨败。


仿佛这时间都像是被安排好的,她一步步的将黑百合逼退,却又像是一步步的将黑百合送到那个最为合适的狙击地点。她精心抛掷的脉冲炸弹被黑百合一枪击碎,正是这发生的巨响令黑百合争取到了宝贵的时间。


她不解,也越来越好奇。探险家的本性令好奇变成一种折磨,而漫长的时间加剧了这种考验。


于是她开始对黑百合说话。但她得到的最多的回应只不过是抓钩发射时的声音。她当然知道任务的重要性,但她总会有意无意的去主动配合黑百合的策略——反正次数多了,她就仿佛培养出了某种默契,单方面的。


持续引起敌方混乱,就会为黑百合制造机会。几乎弹无虚发的成果告诉她,她所做的一切是有用的。


但她还是不知道,这时间是否真的为她所控。某些程度上,她也不想知道。对此心知肚明的她,也就因此坦然的接受了黑百合如出一辙的对她的漠视。


 


 


但终究有一天不同了。如果不是她竭尽全力的令时间加速器运转到快要超负荷,黑百合就要遭遇一场袭击。


她什么也没想,看到有一道黑影翻过高墙时她就开始穿梭。她到黑百合那里有太多的障碍了——她的焦急令时间加速器都变得滚烫。她赶上了,时间正好,黑百合的抓钩就这样飞了过来,擦着她的脸颊勾到她身旁的墙上,而后一个熟悉的身影被牵扯而来。她举起枪对准来的方向,黑百合身后的敌人知难而退。那道身影又一次攀上高墙,消失在莉娜的射程之外。


“皇家骑兵在此!”她转过头一贯的嘻嘻哈哈。


黑百合瞧了她一眼,便从她来时的门迅速离开了。


但回到营地准备第二次进攻时,莉娜听见了一个平稳到像是一潭死水的女声。


“你吸引了我的注意。”


而后又是熟悉的开门声和挂钩声。


“时间正好。”莉娜笑了起来,而后加入战斗。


 


 


某一天,莉娜终于有了重大突破。


她重回旧地,回到当初试飞原型机的基地。现在已经是一片废墟了,除了明显用于试飞的场地,她已经记不清哪些废墟曾属于哪些建筑。


是温斯顿告诉她这里仍旧残留着一些尚未销毁的档案,她决心一探究竟。


“黑百合……”温斯顿的眼神复杂,“她曾经与守望先锋有关。你的确想要知道她是谁吗?”


“当然。”莉娜大声的说,“你知道我是一个好奇的人。”


“好奇的第一个报名参与原型机的试飞。”温斯顿的声音里有些愧疚。


莉娜知道温斯顿也参与了原型机的研究和设计,但无论如何至少她现在不需要像是个被时间撕扯成一些无意义片段的幽灵了,这也是因为温斯顿的帮助。那些事已经过去了很久了——就算相对于她感觉像是无穷无尽的时间来说也已经足够久了。她当然要继续恪守自己对守望先锋的誓言,但现在的她想要同时做一些不一样的事情,尽管她自己也不知道这种驱动力究竟从何而来。


在她都开始感觉到饥饿的时候,她再一次找到了一个未被摧毁的箱子,里面同样装着厚厚的文件材料。又一次漫长的翻阅开始了,直到一个叫杰哈拉克瓦的男人进入了她的认知。


于是她知道了黑百合的真名。


那时候她们已经完全熟悉了对方的风格。或者说,莉娜终于发现了这一点。或许从国王大道开始她就已经被黑百合摸清了底细,但她直到某一次在作战中被那道红色激光瞄准才终于意识到这一点。那一枪也没让她多好受,差点儿要了她的命。但至少她还活着,一次回溯足以令她恢复活力。


每一次回溯之后,她会暂时失去对时间的控制。那时候的一切都显得那么生动。她有些着迷的看着周围的世界。树叶在随着风的吹拂轻轻摇晃、云朵以慢到几乎看不见的动作在天际变幻。这十数秒钟是如此的真实——而后突然一切又失去了生动,提醒着她该加入战斗了。


如果能忘记这样的体验该多好啊。她感叹着将武器重新装填,又一次闪现进入战场。


迎接她的又是那道熟悉的红色激光。但这一次她更胜一筹,先行一步进入侧方通道。


 


 


也不全都是一枪一个,莉娜在心中这样说着。


她发现其实黑百合的枪法也会失准,但她总会被击中。而且若不是回溯过一次知道提防,第二次大概也会身受重伤。


但她从未被黑百合击杀,她不知道为什么。就像是国王大道一样,她的时间加速器甚至都被击落,为了让她重新戴上时间加速器还花费了温斯顿好一会儿功夫。但她没有被补上那一枪,哪怕是现在这样的任务中也从未有过。


她有些不解。


但她们只有在任务中才会相遇。平素里,莉娜是我行我素的探险家,而黑百合是“黑爪”最为成功的狙击手。两个人天差地别,加之任务中从无寒暄时间,于是莉娜从未平复过的好奇心仍旧折磨着她的内心。


一句话,至少现在黑百合会说一句话。她的时间还多,莉娜满足的想着。


 


 


当莉娜压低声音喊出“艾米丽”这个名字的时候,黑百合素来毫无表情的脸上短暂的浮现出一丝困惑,眼神中一闪而过的悲痛令莉娜睁大了双眼。


一瞬间莉娜就突然明白了很多东西。


她二十六岁,没错,她永远活在二十六岁。


她想起杰哈拉克瓦档案中的一切,以及那张合影。


“杰哈拉克瓦是我们当时对抗‘黑爪’的最杰出战士之一。”温斯顿的声音犹在耳边,“他们早就想杀掉他了,可是他很优秀,一直没有给他们留下任何机会——直到艾米丽的失踪。”


“我们以为艾米丽只是遭遇了拷问或者因为过度惊吓才那样冷漠,杰哈也极度担忧他的爱人。于是两周后杰哈死在了他的爱人手里,但至少从现场来看,他没有经受什么痛苦。”


“艾米丽在那之后就失踪了,我们也从一些线人那里得知‘黑爪’对她所做的一切。她已经不再是艾米丽了,她是‘黑爪’最强大的杀手,也就是你现在所看到的黑百合。”


“我不知道是否应该这样说,但杰哈最终死于他最爱与最痛恨的人之手。我不知道他在离开我们之前的最后一个念头会是什么,或许像他那样的好人可能只是在担忧他的爱人吧。”


她永远活在杰哈活着的那个时间中,而这个世界仍在滚滚向前。


 


 


 


莉娜干脆的承担起保护黑百合的职责,尽管她从未对任何人提起过。


她与任何发现黑百合并想要清除掉她的人缠斗,用她灵巧的动作与近乎无赖的操控时间能力与敌人周旋。至少她能够为黑百合争取到更换狙击地点的时间,正如在国王大道她无意中做的那样。


她是黑百合,但她也是艾米丽。在守望先锋与黑爪正式决战的那一天到来前,莉娜知道自己会一直在这样的矛盾中徘徊。


黑百合仍旧沉默寡言着,但在莉娜叫出她的真名之后,莉娜感觉到有些什么不同了。


那天的任务恰巧轻松。莉娜在可能来人的通道口间穿梭着,聚精会神的感受四周的动静。没有什么人来,前方的堵口大概已经形成了完全封锁的火力网,这样的运气之前从未有过。


于是她转回头来,看着黑百合。后者仍旧端着她那柄黑寡妇之吻静静瞄准着、观察着。


她听半藏说过,在瞄准的时候最需要的就是耐心。那种将一秒钟甚至一毫秒时间拉长,让一切进入完全静止的感觉。


她想说她已经受够了那样的感觉,但她没有说出口。倒不是因为怕被视作对她射击痕迹乱糟糟一团的无力辩解,而是她明白这样的事情没有人可以理解她。她拥有着每一名狙击手都梦寐以求的能力,但她越发的想要花费一切代价摆脱这样的命运。


但此刻,她看着几乎将自己完全融入这一刻的艾米丽,她感受到了久违的宁静。


 


 


他们能看到她的改变。


从守望先锋的建立直到如今发生了太多太多的故事,他们不会放过一切可能的背叛征兆。


一个被抹去所有记忆和情感、被植入对任务渴望的艾米丽拉库瓦,还能称之为人吗?当她的枪口对准无辜人民的时候,她还值得被拯救吗?


当莉娜被质问起这个问题时,她不知道该怎样回答。


“如果我……我们能找回她的记忆呢?如果我们能令她摆脱黑爪的控制呢?”她申辩着,“智能机械也有违抗欧尼的先例,那么多智能机械加入了保护人类的行列,为什么你们可以相信智能机械,却不愿意拯救一个被迫杀害自己爱人的人?”


她的战友们互相看着,沉默是无声的怜悯。


莱因哈特站了起来:“已经杀害过人类的智能机械会被完全格式化,这是你知道的。我们很明白你的心里想的是什么,莉娜,我们很抱歉。但事实已经如此,她杀了太多无辜的人,这一切已经是事实,无法挽回。我们不可能放弃追究她的责任,也不可能像黑爪一样去行动,人和机械终究是不同的。”


“但——”


后面所有的话被莉娜硬生生的咽了回去。沉默了一会儿,她点了点头说:“我知道了。”


 


 


莉娜在守望先锋的众人眼中,始终是个冒失的家伙。因为她的决定仿佛总是片刻内就做好并且立刻就付诸实施,而不像是每一个成年人都会的那样反复的权衡考量。


所以这一次她什么都没有说,就连温斯顿也不知道他的这位探险家朋友这一次想要进行什么样的探险。


“会很危险。”莉娜笑着戴上她刚被温斯顿调试好的护目镜,一切都恰到好处,温斯顿的确理解她。


温斯顿没有接过她的话头,只是说:“我再给你检查一下时间加速器吧。也许我能让它性能再好一些。”


莉娜摇摇头:“万一我回到原型机生产之前怎么办?”


“那我可该给好些人都戴上这么一个。”温斯顿努力说着笑话。但他皱起的眉头说明了他挥之不去的担忧:“莉娜,这一次不打算告诉我吗?你要去哪儿?”


莉娜权衡了一番,但仅仅在片刻之间她就做了回答:“我的确深思熟虑过了,我的朋友,我这样说是为了令你不要阻止我;我要去找艾米丽。”


“你……你疯了?守望先锋和‘黑爪’?”


莉娜再次摇摇头:“守望先锋是为了保护这个世界,而艾米丽也是这个世界的一部分。”


温斯顿神色复杂,盯着莉娜。莉娜凝视着她猩猩朋友的眼睛。


很久之后,温斯顿叹了口气,摆了摆手。“我不会阻止你的,朋友,这是我欠你的。但是,我也是守望先锋的一员。”


“我明白。”莉娜笑了出来,“我就知道你会明白。”


 


 


非合作任务时间内出现的蓝色闪光令黑百合提高了警惕。但当她发现这一次对方没有任何阻挠她行动的举措时她有些不解。


一次简单的暗杀,简单到就像是一次扣扳机练习。她收起枪,等着黑爪的运载飞机将她接走;但她一直警惕着那边房檐上蹲着的人,她对那次对抗记忆犹新。等待突然变得漫长,她感觉到一丝不该出现在狙击手身上的烦躁。


“艾米丽。”她听见那边儿传来低低的一声。


她知道那是在叫她。但是就仿佛脑海中隔着一层,她不明白对方为什么要用这个名字叫她。她似乎是叫这个名字,但她并不在乎她到底叫什么名字。黑爪成员对她的称呼也好,受害者和追捕者们给她的代号也好,那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任务,除此之外什么也不剩下。


但是她却感觉到烦躁。她试图立刻令自己平静下来,但那道光一瞬间就出现在她的枪口前,她立刻举起的黑寡妇之吻已经对准来人的额头。


“艾米丽。”这个看上去毛手毛脚的年轻女孩儿认真而笨拙的重复着,对她摊开的双手什么都没拿。曾经对她造成大麻烦的两把脉冲手枪被主人老老实实放在两侧的枪套中,可现在她还不是被指定的猎物,也并没有阻碍她的行动,她好像不能动手。


她不说话,审视着面前正慢慢朝她走来的人。然后她放下了枪,抓钩搭在另一边墙上,一瞬间又跳到了另外的房顶。


当那道闪光很快又跟上来的时候,黑百合明白自己陷入了真正的烦躁。


 


 


莉娜仍旧会出现在守望先锋的任务里。但在任务之外,黑百合也多了一个同伙。普通人并不知道混乱中总会出现的那道蓝色闪光究竟是什么,他们说是被杀害的人的灵魂。但对于剩下的那些人来说,这无需言明。


在任务中,莉娜对所有其他人都保持着沉默。她的表情依旧很丰富,但她再也不会问候任何人。所有人眼见着她守在黑百合周围,神出鬼没;或者一道道蓝色光芒在红色激光的瞄准下辗转腾挪,疾如闪电。她会因为胜利而兴奋的跳起来,也会因为失败而垂下脑袋。


但守望先锋私下的名单里悄然去掉了“莉娜奥克斯顿”的名字。


收到温斯顿的这条消息后,一直闪亮着的通讯器终于黯淡了下来。这代表着基地已经切断了她的信息通道,不会再有任何守望先锋的成员会对她笑脸相迎。基于她现在所做的一切,一旦她被认为协助‘黑爪’,她自然也会成为与守望先锋敌对的一员。


她长呼了一口气,将很久很久、的确很久很久以前就一直戴在手腕的通讯器放在地上,然后用枪打烂了它。


她现在其实就是一个永远活在二十六岁的幽灵。正如她曾经无法稳定停留在这个世界上那样,尽管时间加速器令她能够保持着身体的具象与完整,但现在她再一次失去与这个世界的联系。


而她也因此得到平静。


 


 


她和任何人都没有达成任何的协议,更没有被要求做任何事情。她只是这样去做了。她只是在黑百合架设狙击枪的地点附近警惕的观察着四周,并尽量的不作出任何举动。这意味着黑百合会经常的与一些水准不够高明的追捕者打上一场,她只会在黑百合的确需要的时候尽力介入。


每一次为黑百合争取到的时间她都努力的记住,包括任务最终成功的次数。她保持着沉默,她再不用为了宣泄内心的不安而多嘴多动。现在她只需要安静的等待着她时间的终结,因为她知道那一刻迟早会到来。


只有结束才会令过程变得重要。她开始不由自主的轻声念出“艾米丽”的名字,黑百合敏锐的听觉自然会捕捉到这些。一开始什么都没发生,但莉娜感觉得到有什么在逐渐变化。


直到那一天,黑百合主动的对她说话了:“你引起了我的注意。”


与之前那句话如出一辙,但这一次她还什么都没有做。


莉娜对她笑了起来,说:“有没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时间似乎停住了。但直到黑百合说出第二句话的时候,莉娜才恍然间意识到她自己刚才完全忘记了时间的存在。


“是的。就像……国王大道那时一样。我宛如新生。”


那之后黑百合又恢复了她的沉默寡言。但莉娜知道对她来说,时间总是充裕的。


 


 


跟随着黑百合这么久,莉娜确定自己未曾再一次看见黑百合的笑容。没有一次任务不以完美暗杀告终,哪怕撤退时候遭遇追击,黑百合也能顺利离开。


而她就探寻着黑爪的踪迹,单枪匹马的追踪黑百合前往下一个地点。但这一切逐渐变得简单起来,莉娜不知道是因为自己已经熟练的掌握了收集情报的能力,还是有人同意她得到这些消息。


黑百合的行动非常迅捷,往往只需要半小时就可以完成任务并离开。但之前的潜伏与准备却也要花上很多时间,而且越来越多。莉娜不会出手,只是一直看着,直到黑百合清理掉最后一个有威胁的暗哨才来到她身边。


此刻黑百合正倚靠在墙边闭目养神。那柄专属于她的枪被她放在双腿上,手也未曾离开握把。她轻手轻脚的坐下,离黑百合有那么一点点距离,也再次试着学她闭上眼睛。


她听见高楼上的风声,以及身旁杀人机器平稳的呼吸声。视野一片黑暗,她在逐渐习惯这样的安静。曾经的莉娜是个探险家,但现在的莉娜却在久违的黑暗中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和黑百合相处的时间多了,时间这个概念本身也开始变得模糊。但随着时间变得模糊,有些东西开始变得显眼了。


她不再徒劳无功的试图找寻自己,转而将一切期待交付给未知的他人。


“艾米丽。”


没有回答,这是正常的事。黑爪将她曾经所有的感情都付之一炬,她不是超级英雄,她只是个普通人。她没有任何抗拒的可能,正如她也被时间乱流撕扯成破碎的幽灵一样。但是她却从她给她的寥寥回应中看到一种新的可能,就像能从黑洞中挣脱出的光一样。


 


 


“虽然不知道黑爪究竟怎样对艾米丽进行了洗脑,但如果是植入命令指令或者潜入智能芯片的方式,那么艾米丽受到的逻辑制约应该是非常单一的。没有正常人类的情感也正好可以印证这一点,因为情感是非常复杂的。如果你真的想要……去试图破解的话,这或许可以帮上一些忙。”


每次莉娜去见温斯顿,都会和她的猩猩朋友吵闹上一会儿,吃点儿饼干或者拿香蕉开两句玩笑话。但这一次她留下的时间比以往更长,他们都知道莉娜去寻找属于黑爪的艾米丽究竟意味着什么。


但莉娜没有想到,温斯顿其实一直都在关注着她因艾米丽而起的一举一动,也一直在私下里做着相应的研究。所以当温斯顿拿出那张写得密密麻麻的纸的时候,莉娜几乎要哭出来了。


“喔……谢谢,谢谢……”她试图保持着语气一贯的轻松,但她硬扯着的嘴角令笑容有点难看。


温斯顿相对要温和一些,因为他的眼神里一直有着一丝丝悲伤。“别客气,莉娜,这……这是为了温斯顿。”


她知道对她的猩猩朋友来说,温斯顿是个怎样的名字。


“我看着他在我面前死去,被我的同类……残忍的……”他顿了一下,而后又说,“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爱戴的哈罗德温斯顿博士,尽管艾米丽已经被洗脑,但我仍旧深切的感受到她的痛苦,所以这也是为了艾米丽和杰哈。至于你,莉娜,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当我召集守望先锋回归的时候,你是第一个问候我的人,我希望你能够完成你的心愿,尽管……尽管这意味着你将离我而去。”


莉娜点了点头。


“名字意味着很多,很多很多……莉娜。我想我大概知道对你来说,令艾米丽想起自己的名字的重要性。真的很抱歉,莉娜,我……我无法令你回到过去。原型机的失误已经发生,我现在所知道的一切都无法彻底解决这个问题。”


她看着她内疚的挚友,眼泪终于落在地上。


“别这样,温斯顿,至少现在我很高兴。”她认真的说着,用手擦着眼睛,“因为你是如此明白我的感受——尽管你觉得没有什么实际的用处,但对我来说这就足够了。那么,现在我要出发了,再见……嗯,不,我走了。”


 


 


人和机械毕竟是不同的。机械永远都在学习着如何变得更像人类,拥有更加丰富的情感反应,用一连串的零和一尽可能细致的演绎出人类的一举一动;而加之以人类情感的任何束缚,总会在某个瞬间变得松动。


莉娜做梦也没有想到,黑百合的手会搭在她的手上。冰冷的触感把她吓了一跳,她睁开眼差点儿就把枪拔了出来,但看见是黑百合之后这种惊吓就变成了惊喜。


“你是敌对势力,却没有再干扰我完成任务。为什么要跟着我?”


莉娜几乎是脱口而出:“我想看你笑。”


“笑?”黑百合几乎是自然而然的笑了一下,“你看到了。”


“不,不是。”莉娜摇头,“我们之前交手过很多次,只有国王大道那次你成功了,你对我露出了笑容。我想看那样的笑容。这么多次任务之后,我从未见到你笑过。”


黑百合松开了手,将头转回去继续倚着墙休息。


“艾米丽。”莉娜突然说。


没有回应,这是她习惯了的,她自顾自的说了下去:“尽管对我来说,那次失败一直是我心头沉重的打击,但或许那也是一切的转折点。我离开了守望先锋,成为了他们眼中的叛徒,可我一点儿也不因被昔日战友仇视而痛苦,也不因我违背曾经的誓言而羞愧。我曾经以为那是因为我背弃了我的过去,但这样无所事事的在你身边呆着久了,我才明白为什么。”


“为什么?”


莉娜深吸一口气,又慢慢的呼出来,语气徐徐。


“因为我想救你。我拯救不了世界,我连我自己都拯救不了。可是我就是想要救你。我知道我自己太自以为是,可是对我来说,我想再次看到你的笑容,我想要看到你对我笑。我感受到你当时真切的快乐,我想要再次为你带来这些。”


没有回应,但她如释重负。


 


 


正如温斯顿所言,一旦有新的东西打破曾经设立下的逻辑,很多东西就开始动摇。


“为什么你想要让我笑?”某一次休息的时候,黑百合问莉娜。


“因为希望你快乐,这很难理解吗?”莉娜耸耸肩。


黑百合摇了摇头:“这对你有什么好处?”


“这就是我所得到的好处。”


“你到底想要什么?”黑百合追问。


莉娜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她。


——当我拉长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只需要专注在与我无关的事情上,当我给我漫长的近乎绝望的生命下达一个指令,当我认为我所做的事情是正确的事情的时候,我不再感觉到痛苦。我知道我的所作所为在将自己推向死亡,我知道总有一天会有人无法容忍我的存在。但无论你摆脱黑爪的控制也好,或者我失败了也好,或者以前的战友们肃清了我也好,我都在以我的意志终结我早就该结束的生命。在这之前的每一分每一秒,我在尽我所能的去感受这一切,在为我自己想要得到的东西努力,我无法令我自己得到这些,但却能在你的生命中体验到我所再也不能体验的东西,而这就是你带给我的一切。


那一秒长的几乎无法计量。


而后莉娜长舒一口气,说:“你,艾米丽。你。你就是我想要的一切。”


从黑百合第一次流露出迟疑的眼神来看,莉娜知道自己说的话真的有了结果。于是她趁热打铁:“你笑过,在国王大道……要怎么样做才会让你重新感受到那种……感受?”


她刻意换掉了“快乐”一词。没有痛苦与之对应,快乐只不过是一个名词。但感觉到快乐的时候,剩下的一切有时候空虚痛苦,令人难以忍受。


“的确,国王大道的任务令我印象深刻。”莉娜细心地捕捉到黑百合脸上一晃而过的迷惘。“我成功的完成了一个任务……如果不是我那样艰难的完成了它,一切也就只是一个任务。”


 


 


能够看到一个与她一样停留在某个时间点上的人重新进入时间流,这令莉娜高兴万分。当然黑爪则相反。


莉娜非常清楚这一切随时有可能走到尽头,但这只是令她更加期待。


如果黑百合第一次对她露出的微笑令她感觉到一阵激动,那么第二次、第三次以及接下来越来越多的体验让她感受到某种极为脆弱的恒定。如同暴风雨前的海面,极端的平静与美丽。


她一直试图与黑百合建立某种联系。她多话,她好动,她保护她,也在黑爪接应人到来之前帮助她处理伤口。狙击手的生活大概总因为性格所驱而平淡如水,而她就像是一只不断投下石子的飞鸟,用一次次微小的冲击令整池子的水逐渐波动起来。


在某种程度上,莉娜明白自己究竟在做什么无用功。正如温斯顿所说的,事实已经铸就,无论如何也无法回到过去;黑百合就算唤回曾经的记忆或是找回感情也对已经发生的一切无济于事;但对莉娜来说这是不同的。换一种角度来看,她现在所做的,正是在塑造新的事实。


如果她自己不能够重新感受到时间的流淌,至少,让艾米丽重新感觉到。


她深深的明白自己的自私之处,但她不想为自己开脱。当黑百合问她为什么总是对她笑的时候,莉娜如此回答:“因为我没有时间。”


“但你却已经用了很长时间协助我完成任务。”


“因为我在得到你的时间。”


“这就是你所说的,想要得到的东西?”


“当然不是。”莉娜摇了摇头。


黑百合发现莉娜的笑容突然由灿烂变得柔和。那是一种很难用语言去形容的东西,况且黑百合从不是个在意他人感情的人。她只是看到莉娜的双眼在回答的时候眯成一条缝,也因此她无法从莉娜的双眼中得到更多信息。她等着莉娜重新张开双眼,以便用她熟练掌握的技巧去分析对方的内心;但她被走上前的莉娜抱住了,声音从耳畔传来,她只能看见莉娜微微翘起的发尾。


“当你得到我想让你得到的好处的时候,我就得到了我想要的。”


莉娜从未这样接触过她,但她并不觉得反感。为了帮助她处理伤口,莉娜触摸过比此刻更危险的位置,比如后腰与腹部;她并不担心自己会因此而受伤,但她此刻的确一切正常,她不明白这样的举动究竟有什么意义;她一直也不明白莉娜的所有举措有何意义,而莉娜也从未让她真正明白过。只是虽然有什么在极力阻拦她的思绪,她却清楚明白的意识到自己希望能够找到这个问题的答案。


 


 


当黑百合出现在地图的位置实在太过靠近自己所在时,莉娜突然心中升起一种奇怪的预感。


黑百合的任务从不会停歇,那是她被黑爪创造的意义所在;这意味着她总要去往各个地方,莉娜也习惯了四处奔波去追寻对方的踪迹。但这一次这个目标离得太近,近到几乎立刻就能揭晓答案。


她不知道自己是否已经准备好了,但,就算没有,她也该动身了。


黑百合用抓钩跳进她的房间,她正站在窗边迎接。黑百合的表情一如既往的冷漠,如同她们之前碰面时总会经历的那样,但在那一瞬间莉娜立刻报之以微笑。


“这一次的任务……难吗?”莉娜先问到。


黑百合没有回答她,而是指了指她身后。她看向黑百合的眼睛,里面是沉静到冷寂的一片。她深呼吸一次,问:“这一次,我应该去哪里呢?”


一会儿,黑百合说:“花园。”


楼顶有一个天台花园,这是莉娜选择这个住处的原因。她始终记得第一次利用时间加速器回溯时光的时候她所看到的一切。生动的、自由摇曳的树枝,被微风吹拂的叶片,尽管不能与它们一直相伴,但至少它们还在那里,她走上去就能看到。她也曾像是无心一般的对黑百合讲过,而现在她再一次确信自己和温斯顿的判断并没有错。


而此刻,黑百合走在前,莉娜跟在后。她们来到花园,黑百合侧过身来对莉娜指了指。


“嘿,就这么确信我会束手就擒?”莉娜笑着说,却走到树下,离黑百合有几步远的距离。她们如此站定几秒看着彼此,黑百合明显产生了不该有的犹豫。但很快这种犹豫又被原先的冷寂盖过,她举起枪:“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继续站在那里,这似乎让我失去了任务的乐趣。”


莉娜耸耸肩:“真遗憾。但,不知道你是否会允许我再次拥抱你?作为对你的感谢。”


“从不会有任务目标想要感谢我。把你的枪放下。”


莉娜满不在乎的把配枪扔在一旁,而后一步步走了过去。黑百合放下枪,看着莉娜走到面前而非闪烁。她警惕着对方的一举一动,但对方显然并没有打算反抗什么。拥抱并不算用力,但有什么落在脸颊,她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个画面。


她正躺在床上,一个男人伏下身。那张有些模糊的脸消失在视野的同时脸颊上传来与此刻相似的触感,还有……还有温度,还有声音。而后是关上的灯与关上的门,她许久之后从床上起身,从抽屉中找出一把刻着杰哈名字的枪。


“对不起,艾米丽……”她仿佛听见枪响,也仿佛听见一个男人大口喘息着的声音。


在太多信息冲刷大脑以至于令她陷入呆滞的时候,柔软而温暖的触感从脸颊落到嘴唇。


而后巨大的警报声覆盖了所有她方才感受到的一切,黑爪的黑百合终于重新出现。


 


 


时间加速器彻底不工作了,莉娜完全无法再感受到它的存在。失去了时间加速器,她就失去了对时间的掌控。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她会重新落入时空乱流,至少她的手腕已经开始像素化,开始闪动。


但更加强烈的感觉来自于身体。胸腹部的盔甲被近距离击穿,步枪子弹深深浅浅埋在她身体里,或是穿过后背而出。剧痛令她瞬间失去对身体的控制,她摔倒在地;大概因为肺被击穿的缘故她感觉到呼吸困难,身体求生的本能令她挣扎着大口喘息。


这是她已经很久没体验过的东西,她还记得自己落入时空乱流时的惊慌失措。但失去对时间的掌控之后,她的第一反应是抬起头看周围的景色。还是漂亮的云彩与微微摇动的树叶,她喜欢这样自然的景象。


她知道是谁令她倒在地上。其实胸口的剧痛也诉说着她的命运。但这一次不再有时间回溯可以救她,如果没有人帮她一把她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在这里。但她只是抬起头来看着周围的景色,而后落入眼帘的正是刚刚放下枪的、她正拥抱着的黑百合。


“艾米……丽。”她试图用最平和的语气去说出这个名字,但口中溢出的鲜血已经令她呼吸困难。


她终于再一次感受到时间的可贵,感受到一个刹那、一个毫秒究竟对生命来说意味着什么。她在这样短暂的时间里又一次如同顿悟般明白了太多太多,比她暂停时间所能想到的一切还要多太多。她甚至可以像回忆一般的明白杰哈在生命的尽头处究竟想了些什么。


艾米丽在微笑。她睁大双眼。没错,艾米丽在微笑。


杰哈一定感觉到诧异,也感觉到痛苦吧。他的爱人被他最痛恨的组织抹杀,他守护这个世界却没能守护自己最爱的人。所以那样的死亡一定也令他感到轻松吧,至少这终结了他无法补救的宿命。她也正用这样卑劣的方式逃离这个世界,用博取来的一切恶名补偿自己为了这世界多活着的时光。更何况她还找到了艾米丽——不是黑百合,而是艾米丽,她从停顿的时空中找到了她,她不是孤身一人。


莉娜感觉力气在逐渐消失,不是那种迷失于时空乱流中的轻盈感,而是整个人快要睡着的困倦。她是一个活在二十六岁的幽灵,而现在她终于可以同她的二十六岁告别。在无穷无尽的痛苦之后,她获得新生。


于是她微笑起来。


 —— FIN ——

评论(1)

热度(47)

  1. Eita_η夏虫 转载了此文字
    寒姐的刀,真是,戳得我好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