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ita_η

三流写手,劣等爱人。http://weibo.com/APieceOfEita

Pharamercy-Paris

>>BGM:Paris-The Chainsmokers

-If we go down then we go down toghter.
如果决定好了那我们就一起走
-Let's show them we are better.
让世界见证我们的日渐美好完全

她拉开浅蓝色的绣花窗帘让阳光彻底漫进来,还没扎好的长发随意地散落在肩后,在光线反射之下镀了一层银亮的色泽。在我用毛巾擦脸的几秒钟过了之后我在镜中已经找不到她的身影,我把毛巾拧干搭到一旁,转身出了盥洗室。
我看见阳台的玻璃滑门被拉开了,她向前倾靠在深杉木切削成的阳台栏杆上,旁边的吊兰和爬藤叶的浅翠很衬她今天穿的米黄色的高领毛衣。
事实上我只是觉得她无论如何都好看而已,我想我的确是如她所说的太过笨拙,什么都不懂吧。

-We were staying in Pairs.
我们在巴黎逗留。

她爱极了这里,但我对于这个连眼前淡薄的晨雾都弥漫着艺术和美学气息的城市的了解的确不深,绞尽脑汁也只能念出诸如巴士底狱、塞纳河、香榭丽舍之类的人尽皆知的名词。就算这样,这三个词的顺序排位都让她一副意料之中的叹息模样。

我的脚步声很明显,她侧过头用余光瞟我一眼,手上夹着一只白底金纹的细长女士烟。于是我绕了几步去梳妆台那拿起她的雕着蔷薇花的Zipper打火机,待到我走过去的时候她已经往那盆吊兰那边靠了靠,给我让出了一个位置。
我侧身给她点烟,她轻皱着眉头吐出不怎么浓郁的白色烟雾——出乎意料的不刺鼻还有种清冽的香——脸上有着些微难掩的愉快和骄傲。
她让我拿手机来拍照纪念一下,我摇了摇头探手从她唇间取下那只已经抽了第四口的烟,介于她的神情里的不满和怪责所以将烟咬在了自己嘴里。薄荷的清香氤氲在口腔和鼻尖,有鸽子的白羽和欢语掠过眼前小镇棕和米陀色的画布衬底。

-They'll say you could do anything.
人人都说你能办到一切
-They'll say that i was clever.
说我足够聪颖果决

她轻声哼起即兴的小调,阳光穿越万里环绕在她周身来给她做衬,一如我少时看到的画上的我没去记名字的神话女神,我现在凭感觉猜测那是爱神。我就忘记了刚才想问的“我们什么时候走?”这样在她听来显得丧气而冷漠的话,充斥脑海的只有想着低头去吻她,然后我便这么做了。

她应该很满意这样一个裹着薄荷烟和阳光的香氛的早安吻,或者说也满意我的主动,对着我笑了笑才转回头去继续看风景。

“今天的安排?”我问。
“为什么非要有固定安排?法芮尔。”她没有回头。
“好吧。”我说,思索了片刻说,“晚上去喝酒吗?”

她的视线又挪回到我这了。
“当然,现在就可以。”她故作调皮地眨了眨眼,然后又轻声笑起自己来。我相信时间的风在锈蚀万物时绕开了她,也相信她就是那不朽的女神。
“好。”我说,然后转身进屋去找有没有酒。

-We'll get away with everything.
我们可以远离不想要的一切

我找到了一瓶预调威士忌,酒精度淡如甜饮,但颜色和她的发丝相称。我拔掉瓶塞,把晶莹透亮的金色酒液倒进圆底玻璃杯,耳畔隐约环绕着不知是她的歌声还是昨晚在车里电台播放的那首活力澎湃的电音歌曲。

-Let's show them we are better.
让世界见证我们的日渐美好完全

当我拿起两个杯子回去的时候,发现所有阳光都已经彻底突破了云层的桎梏扑来,在灿烂金幕的折射中我看见确实有天使环绕在她周身翩然起舞,一如我心中所幻想的那般真实。我想到了我已经得到刚才没问出口的那个问题的答案。

-We were staying in Pairs.
我们在巴黎快乐地挥霍时间。
-Getting drunk on the past we were living.
大醉畅饮在我们曾惦记的那些昨天。

如她愿,便直至诸神黄昏为止。

评论(8)

热度(36)

  1. 法鹰家有个天使Eita_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