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ita_η

三流写手,劣等爱人。http://weibo.com/APieceOfEita

Pharamercy-Show we dance

-安吉拉·齐格勒第一人称
-双飞组

我对交谊舞和圆舞曲还算熟悉。

没错,我听巴赫和肖邦,也对各种舞蹈都有涉猎。这是我的业余爱好之一,那些非医学的书籍和知识也能让我扩展自己的知识面和修养内涵。

如果你要问,齐格勒博士,你平日不是全心于医学研究吗?为何有空研究那么多的“闲事”?

那么我回答你,要知道,我一般每天花费十到十四小时在手术台或者实验室里,但一天有二十四个小时,抛去至少写在日程表上的八小时睡眠时间,我还有二到四个小时。足够了,足够了。

那么话题转回最开始,我对交谊舞和圆舞曲还算熟悉。因此我接受了她的邀约。

在那之前我正在和我的大学同学聊生物工程与纳米技术的融合发展,小酌了两杯淡红酒。空气中有薄雾一样的金灿灿的烟尘在灯光之下弥漫,一个自认在学界混的不错的医生这类官方开展的交易舞会还算好找些不无聊的事情来做。

我们正在聊细胞自我修复的时候,希娅突然浅浅地坏笑起来,对着我的斜后方努了努嘴。

“那是谁呀?齐格勒。可一直在看着你。”

我晃了晃手里的酒杯,看着里面深红色的酒液摇晃,连同在杯壁上折射出透亮块芒。我决定不动声色,因此保持着原本的笑意,饶有兴致地问了回去。

“让我猜猜,棕色头发?”我随意地说了一个可能的特征,但希娅摇了摇头。

“Nope.错啦,是黑色,还是个女孩哦。”

女孩?我注意到这个用词,随即心中了然。

原来是她呀。

我和希娅告别,她最后打趣了我两句“魅力十足”之类的。我假装嗔怪地露出无奈表情,随后转身离开。

由于知道了身后有这么个视线小跟班,在那些高官和富商的小圈子之间来回游走都不那么无聊了。舞曲还在慢唱,灯光还在流转,我在等,等某个可爱的小家伙像以前一样冲我跑过来——我想起我和她已经很久未见了,但我直觉她应该还是那么可爱。

当我又和一个投资商说了说最近进展之后我再次告别,这时候我听见了那从脚下金红地毯不远处传来的低沉稳健的脚步声。我在想的是:啊,果然还是很可爱。然后我回过身去。直接伸出一只手,看着她面露惊讶和呆愣,我尽力克制嘴角的笑意,然后我说:


“Show 'we dance'.Fareeha.”

评论(3)

热度(34)

  1. 包三光Eita_η 转载了此文字
  2. 法芮尔只喜欢安吉拉Eita_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