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ita_η

三流写手,劣等爱人。http://weibo.com/APieceOfEita

[丧尸末日]猎寡猎|双飞 - Confession/供词 (2) 4.18已更新

Warning:

  • 现代 末日 丧尸 AU

  • CP向-双飞 猎寡猎 

  • 法&猎友谊向

  • PG-15


电梯


-


Chapter 2 - Christened



       “海力士安保公司向您报道,齐格勒博士。”

       那双似天蓝色的眸子转向你。

       “你好,上尉。”

       …

       “齐格勒博士。”

       “是。上尉,有什么事吗?”

       那双亦有海洋的幽蓝的眼睛里的光聚焦对上你的视线,又被吵闹的铃声引开了。“抱歉,失陪一下。…是我。…好的,体液传染?致死率还是居高不下吗。……嗯。…不,不行。……我说了不可以,我们不能因为这个便放弃他们!给每一个病人实施隔离看护,我们要救每一个生命!”


       …

       “博士。”

       你又看见了那对染上疲惫和忧虑但依旧透着湛蓝的宝石。

       “怎么了吗?艾玛丽上尉。”

       “…我的护送任务结束了。”

       “…感谢你的尽职,不过我想后天早上等我出发时还会需要你,上尉。”

       “好的,博士,届时我会返回这里。但恕我现在有不得不出发的行程。”

       …

       “您在这等着我就好,无论发生什么,我会准时抵达。”

       …

       “无论怎样,我会保护好您。”

       …

       “我会保护你。”


       法芮尔突然感到窒息,胸膛里涌着粘稠而灼热的东西包裹着压迫心脏和肺腔。她睁开眼,如沦陷在毒气区里的人一样努力但艰难地倒抽一口冷气。坐着睡觉虽然最开始会导致腿部麻木和头晕,但长年累月的习惯积累之后对于她来说已经没有什么不适可言了,极浅的睡眠和随时可以进入作战但姿态可以保障安全。

       她深呼吸数下逐渐恢复身体机能,撑着有碎石且粗粝因此不适合潜入任务的地面起身,望向一旁棚屋外。塌毁的城市由灰和黑色构成基调,连天空亦被灰尘蒙上一层颓丧,这样的天气不适合狙击和中远程瞄准,但她依旧能从太阳的倾角判断出现在的时间介于七到八点之间。

       法芮尔听见轻盈的脚步声,她根据特征判断声音的主人是成年左右的体格纤瘦的年轻女性。她等待了几秒钟,莉娜就拐进了棚内。她拎着风干肉,身上穿着迷彩马甲和破洞(应该是真的磨损造成)牛仔裤。看到法芮尔醒了后便笑着问早安。

       法芮尔点了点头,礼貌地回应后蹲下身去整理背包。里面除了没穿戴上的头盔,更多的是弹药和干粮,还有一些应急医疗用品,她打算随手拿点什么补充能量,察觉到气流细微的异常流动后她伸手接住了已经被抛到了眼前的压缩饼干。莉娜已经在嚼着了,冲一旁扬了扬下巴,桌子上搁着大号的不锈钢保温瓶,坑坑洼洼有着锈迹的宽大的铁片水杯摆在旁边。

       法芮尔迟疑了一下,开口道谢。莉娜嗯哼了一声权当接受了,一时间屋内只有细碎的进食声,莉娜时不时地看她一眼。

       约莫三四分钟后,法芮尔和莉娜差不多时间吃完。莉娜拍了拍手上的碎屑,看向法芮尔,背后的阳光驱散了不少空气中的尘灰。

       “Are we clear?”

       “嗯。”

       法芮尔抓起背包斜挂在肩上,跟着莉娜走出屋外之前她摸了摸腰后衣摆下别着的手枪。清晨清冷的空气吸入肺腔,暂且压下了纠缠的梦魇。她拉开另一边车门踏着踏板登上副驾驶位置坐好,听见女孩在一旁略带惊讶地开口:

        “我还以为你会要求驾驶咧。”

        法芮尔瞥了她一眼,扣上安全带,说:“无所谓。”

        这个回答似乎出了对方的意料,莉娜挑了挑眉:“Alright.”然后拧动钥匙,踩下油门。距离上次听见已经过了很久了的引擎发出的轰鸣突然充斥耳畔。法芮尔大脑里的某处和左侧颈部的上方不知为何突然抽痛。她抬起手按住那里,用力地闭上眼,压眼闪光在漆黑的视野内晃动,但脑中的记忆是直接的在她的思绪里撞来撞去,轰鸣声被放得越来越大,伴随着嘶吼和斥骂。

-

        ——“Hold on! Hold on!上尉,这些都他妈的是什么玩意!他们抓着起落架!”

        “拉升,拉升!士兵,保护好齐格勒博士。我来把他们打下去!”

-

        “你还好吧?”

        法芮尔被清脆的响指唤回神来,莉娜一手扶着方向盘,扭过头来看着她。尚未恢复好的视野里还有阴影块在闪烁,但看得见窗外,城区正在掠过。

        “……我没事,专心驾驶。”法芮尔深呼吸了一次,把坐姿再正了正。


        一路上莉娜都在试图找话说来拉近关系,但她在好奇心方面点到为止,问的问题从不涉及可能的雷区,这点让法芮尔心生了些好感。她也会接一接话,他们离开了城区,进入零零散散废弃着车辆和尸体的高速公路。路途平稳,视野良好,莉娜喋喋不休。法芮尔终于在他们快抵达卢森堡的边境线前打断了一次莉娜了对于灾变前的世界食物的兴致勃勃。

        “我跟你说英国的甜品超棒的——”

        “'黑爪'现在是什么组织?”

        ……

        她看见莉娜愣了愣,但很快就恢复了过来。

       “你这些年来都不进入人类聚集区的吗?”

       “偶尔会去主城区采购食物。我知道黑爪以前是个恐怖组织,但不知道它灾后还能留存这么久。”

       莉娜思考了一下。“嗯…现在很多人都把黑爪当作救世主。”她的身高导致驾驶有些费力,她挪了挪身子,说了下去,“因为传说黑爪在研发能够让丧尸恢复的方法。但也有人说黑爪是想控制丧尸来占领世界。”

       法芮尔沉默了一会,“你就是去找那个的?”

       “不,不是。…我是去找人的。”莉娜显然对于是否要回答十分犹豫,目光盯着前方,攥着方向盘的手指骨节发白。

       “……那家伙背叛了我,背叛这个词也许太戏剧了。但她偷袭了我,然后拿着我们的装备和补给逃之夭夭。”

       法芮尔注意到“我们”这个词,同时她发现莉娜的语气愤恨之中夹杂着不少的颤音,但她没有开口询问。

       “有消息说在黑爪的安纳西基地看到了她,所以我要去那,质问她,或者把子弹送到她的脑袋里。”莉娜呼吸急促,她的喉部吞咽滑动了几下,逐渐平静了些,然后转头看向了法芮尔,恢复了那种调侃的轻快,尽管有些虚弱。

       “礼尚往来,老兄。你呢?我是说,你也被背叛过吗?”她看向这边,却没和法芮尔对着视线。法芮尔知道她在看什么,莉娜在瞄她喉咙,那里有一块小伤疤,两侧蔓延细小裂纹,如同即将被人扯裂一般诡异。

       “那好像不是刀痕…?”

       法芮尔皱了皱眉稍微低下头掩住伤痕,沉默不语。

       “抱歉抱歉,我不是有意冒犯的。不想说也没事的。”莉娜连忙解释,举起手做投降状。法芮尔张了张口刚想提醒她认真驾驶,却看见莉娜突然脸色一变伸过来手把她往肩旁下摁。

       “趴下!”

       下一秒法芮尔听到了头顶响起的玻璃碎裂声,尖锐刺耳。再接着的是世界爆炸和重力倾覆。撞击,弹出的安全气囊,眩晕,她在耳鸣尖啸之中陷入了黑暗。

     

       嗡——

       法芮尔咳嗽着回神,她侧额磕在窗玻璃上,震荡感在脑内嗡嗡作响。她尝试撑起身子,却被安全带吊住了,没有火焰燃烧声,但她听见了遥远而模糊的呼喊。


       ——“快■,去拿■■■…——■■爆炸了!”


       法芮尔伸手去摁下安全带扣,她一下子摔到玻璃上。外面是混凝土地面,她甩了甩脑袋努力恢复清醒,却没摸到自己的背包。

       ——莉娜也不见了。法芮尔深吸一口气,调整姿态站起身来,她打开头头顶的驾驶位车窗,顺手拔下车钥匙扣放进衣兜。风和奔跑的声音一下子清晰起来,她看见约莫七、八个人正在接近这里,大多手里有枪,四个?五个?她来不及看清,翻身跳下侧翻的越野车,这时爆鸣声响起,子弹打中车身钢板弹开。她听见了怒吼,并不是对她。

       “他妈的把你的枪给我放在裤裆里!你真的想弄爆炸吗!油!我们要汽油知道吗!”

       法芮尔判断这是起预谋作案,她无法打败这么多人,在只有一把伯莱塔手枪的情况下,更是因为她已经暴露在了敌方视野当中且她并不了解此处地形。她瞥了一眼高速公路边缘,这是高架桥,跳下去会摔死,而她没听见任何声响。

       那些人接近了,有三把M16,一把M4的枪口对准她。这应该是个小组织,他们并未全员配枪,她在剩下三个人身上只看到其中一人有一把手枪,勃朗宁?她被围住了,那些人嘴里絮絮叨叨着先问问,其中一人靠了过来举起枪托对着她的肩膀一记重击。法芮尔没躲,顺势半跪了下来。他们又打了她一下,再一下。法芮尔低下头,听。

       她早就不在意死亡,但在意死的方式。

       她被推到到地上,靴子踢中腹部。她发出闷哼,又一下。法芮尔继续听,她在杂音和疼痛之中仔细聆听,她无视疼痛,借着姿势抬眼去看车的后视镜。

       她找到了。(She trace it.)

       有人从公路边沿冒出几撮棕色的头发来,两只手抓着混凝土矮墙,一点点的在向这边移动。法芮尔推测她会移到前面,这帮人来的方向,现在他们的背后。这个过程需要一到两分钟。法芮尔发现自己得再多挨几脚。

       那帮人分了一半去开车后备箱和找车钥匙,法芮尔尽力在不被察觉的情况下调整姿势,她转为仰面朝上,保持蜷缩但肌肉绷紧,手肘后拐掌心撑在脑后,瞄准正对着自己的家伙猛地一踹。

       ——“全身的力量来自于小腿。”

       在听见吃惊的摔倒闷哼之前脚撑地打挺跃起,顺势拔出腰后手枪,拉安全闩需要一点机会所以她选择撞向一旁的持枪劫匪。

       ——“关节是你最强大的武器,也是你最脆弱的防御。”

       法芮尔提膝猛顶对方小腹,在人不受控制地俯身呼痛时抬肘砸向他脖颈和肩膀的转折处。放手看着人摇摇欲坠,侧身摁住他肩,抬腿从侧面踩向男人的膝关节,法芮尔听见了骨骼的脆响和凄厉惨嚎。

       ——“灵活应对局势,动作要流畅,事先编排好整个战斗,先人一步出手。”

       她松开已经瘫软倒下的人时顺手拔出腰后手枪,转身对准已经抬起枪了的另一个毫不犹豫扣动扳机。

       ——“别疏忽你的防御!”

       在子弹声响后她立刻蹲伏下身,步枪子弹掠过头顶,但接下来她躲不过了——

       连续飞梭的子弹,闷哼,枪支摔落在地的轻响。

       法芮尔起身两枪把在搜刮完车子,刚刚反应过来的两个喽啰结果。绕过去走到后备箱那把最后一个家伙的脑袋抓住磕到后盖上。她再次听见子弹射入肉体的声响,看向已经把SCAR背回背后,正在搜刮地上尸体的莉娜。

       “需要他吗?”

       莉娜瞥了一眼过来,拖着长音嗯了一声,摇了摇头。

       于是法芮尔伸手去扭断男人的脖颈,彻底结束战斗的动作依旧干脆利落。

       她检查确认后备箱的几桶二十升装汽油依旧完好,这对莉娜走过来,把枪还给她,她自己背上了捡来的M16。莉娜把一张信纸展示给她看。

       “给你换了弹药了。抱歉啦,我的问题。莱利在前面的小营地等着我们呢。”

       法芮尔瞥了一眼,内容无外乎诱惑和交易分配,她把枪斜挂在肩上,给手枪重新装填子弹,插回腰后。

       “有多少人?”

       “还有十来个。我们得讨点损失费回来,对吧法芮尔?”莉娜笑得轻松,法芮尔挑了挑眉,点了头。


-To Be Continued

评论(5)

热度(44)

  1. 法芮尔只喜欢安吉拉Eita_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