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ita_η

三流写手,劣等爱人。http://weibo.com/APieceOfEita

[猎寡] 雪

“We'll be passing by and I'll be wasting time
Just waiting for news.”

 


莉娜刻意用轻踮起脚在轻绵的积雪上来回玩耍,白色的画布便出现了浅灰色的勾勒,缀上了露出来的泥土的黄褐和某些不知名的顽强草植的深碧色。

她身上的衣物在这落雪的日子里显得太过单薄,万年不变的飞行员夹克,好歹在下身穿了一条——虽然怎么看都没法防寒的藏青色破洞牛仔裤,搭配被所有人评价为放浪不羁的发型,差不多就像某些混迹酒吧的不良少女。

法国落雪后的冬天也弥散着一股浪漫优雅的气息,只不过相比盛夏更加含蓄清冷。自己无论如何也爱死这里了,她想。自守望先锋解散后的漫长日子以来,名为莉娜·奥克斯顿的流浪幽灵最多次到访的地方之一。

当然,理由怎可能仅是这让人流连迷醉的春夏秋冬、街边巷角挽着手亲昵放纵的恋人、飘出温热的杂粮及麦香的面包店,就像她现在近乎百无聊赖地于雪后的清晨在这街边的公园草坪里来回转圈。

不过其实也没那么无聊啦。

莉娜偏过头看着差不多有十车道的街的对面那圈被刷成咖啡色又因为岁月洗礼而渐渐变淡了的栅栏,隔着穿插着纷纷飘落的冷白雪花和清晨浅而清澈的阳光的稀薄晨雾调色,那已经有些远了的视野里的一排的青灰色的石板和伫立在前的包裹在深黑大衣内人影是如此的显眼,而那近乎血般深红艳美的玫瑰更是不需细看便在这片浅冷色调的世界里突兀而引人瞩目。

真是奇妙且奇迹般的偶遇,但自己并不能鼓起胆子或者兴致上去打声招呼。

也许是因为自己仅是一个游荡的幽灵而已吧。
说起来,能让那个冷漠高傲的蜘蛛都心存挂念的人,到底是何方神圣呢?

算是无牵无挂直至今日,接到重聚通讯和温斯顿简单会面后便再次启程满世界周游,足迹遍布无数陆地和岛屿,但总是鬼使神差地朝向这片欧洲的土地。

那个女人,那个杀手,那朵绝美的黑百合。
她现在是如何一副表情呢?她微微低着头,是在悲伤吗?

两人之间曾有数次兵刃相见的优雅约会,将枪口和锋刃递上互相的喉口和心尖,在星火璀璨的夜幕下同黑暗相互追逐,舞步优雅而轻盈,一如对方的态度,自始至终游刃有余。几乎想怀疑那个人还记不记得自己,也许在对方心中自己和偶然逗弄过的落叶甚至烦人的小虫并无二致,都腐烂消逝在了那深邃而不起波澜的记忆湖之底。

但没办法,自己像是偶然了解到的东方神话中的地搏灵——哦不,这并不贴切,也许该把那个地字换成人字?不过好像并没有那种幽灵吧。换个词好了,魂牵梦绕?听起来很肉麻且过分,但的确有点那个意思。

总之,不管那个曾对着自己勾起嘲讽且轻蔑的笑容而此时此刻站在自己数十米开外的对面那个人怎么想,莉娜·奥克斯顿,是无法控制自己不小心胆战地享受着每一次与对方短到算得上是擦肩而过的会面,也无法阻挡住自己继续游荡着虚度光阴并不及待地走向下一次可能的会面的步伐。这不对,无论是因为好奇还是沉溺,各种意义上都是错误至极且很可能致命的习惯和选择,自己心底也清楚得很,但阻挡不住。

虽然今天的偶遇(勉强算是?)虽然其实不是那么能让人开心起来。不管怎么说也赚了。

太阳都快从云层里苏醒过来了。脚步顿了这么久,最终还是没能抬起。她只是就这样看着那边,看着那个在这一片雾茫飘雪的清晨里,大衣肩头落上了点点晶莹的薄雪和日辉碎屑的人,怀揣着莫名而来的有些纠结难受的不知名的情愫和想奔过去的欲望,悄声在心底默念了句。

早安,亲爱的。



———
And while we're chasing darts, we'll be dancing in the dust
而我们追逐黑暗 我们会舞于薄暮黄昏


Whenever you feeling down inside
无论何时 当你倍感失落时


And when you feel you've had enough and you've wasted all your love
当你感到忍无可忍 你浪费了所有的爱


I wanna be here for you
我想在你身旁守候

 

评论(3)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