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ita_η

三流写手,劣等爱人。http://weibo.com/APieceOfEita

Mercy-The Gun

-安吉拉·齐格勒个人中心向第一人称



-

我最终是因为什么拿起了枪?

我在十七岁时,在正式调往守望先锋前的那段紧迫的时间里尽力做了完全的调查和准备。那时我早已听闻“医学博士”和“医疗兵”之间的区别。我明白将不再——或者说不止——是个待在实验室和手术台后安逸地摆弄书本和手术刀的小医生,而是穿上作战服和那些大兵们站在一起面对生死和枪林弹雨。那些枪口也会对准我,我的前辈这么警告我。

“虽然你会有人保护,但最好还是去学学怎么握枪,并且带好它。”

他是个资历很老的战地医生,饱经沧桑,脖颈和手上都有伤疤,身上的气味(我这么形容别人带给我的感觉)除开福尔马林和吗啡的味道,和那些士兵们几乎一模一样了。

我感谢他的关心,礼貌性的笑了笑,解释说我只救人,不杀人。

他也轻声笑了起来,幅度比我还大,扯得他脖子上的细长疤痕都抖动着像在捧腹大笑一样。他抬手按在那,顿了顿,又挪开,似乎是要给我仔细看看。

“等上了战场,你连袖标也不能带,胸章也得扯掉,你要穿的像个普通士兵。那儿没人会管日内瓦公约(*有关战争中不准伤害医疗人员的条约),他们当然会注意你是个医生——针对性的注意。”他那也许是在战场上被磨砺得灰蒙蒙的蓝眼睛一直看着我,希望我能懂得他的劝导。

老实说我的确动摇了下,花了一小会斟酌了下语句,想告诉他我可以研制作战服,在战场上灵活躲避。他明显深谙战争之道,并不给我反驳他的机会,乘胜追击。

“你懂吗?齐格勒。他们积极于杀掉我们这些医疗兵,这样他们就能更轻松的杀更多人。”
“他们会来追逐你,躲是不会一直有用的。别让他们得逞,我们要活下去。枪就在那,就像对待打扰你研究的捣蛋鬼一样,把他们赶走,别让他们打扰我们救人,永远的。就行了。”

好吧,我意识到再说下去他也能有更多的语句来说服我,想也许我得再老个二十年,才能说得过他。我只好做出后辈的虚心模样,点了点头。

他又笑了,又扯动了脖颈上的伤疤。


所以我最终接受了杰克•莫里森递给我的手枪,我看到他脸上的惊讶,虽然立刻便很有自制力地收回了那彬彬有礼的神情之下。我接过枪,强调性地重申了一遍我只救人,不杀人。

我不知道我之后的我算不算是食了言。当时杰克愣了愣,接着也笑了,那个时候他的脸上还没有伤疤。

评论(1)

热度(25)

  1. 包三光Eita_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