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ita_η

三流写手,劣等爱人。http://weibo.com/APieceOfEita

Pharah-Ragnarök 诸神黄昏

Warning:

-法芮尔·艾玛丽第一人称个人中心向
-Apocalypse丨天启


-


撒哈拉东北部,利比亚沙漠。

风沙从苏丹草原席卷而过直抵红海,炙热的白昼抹灭一切生机,仅有亚利桑那沙漠金蝎和非洲沙蟒在废土之中穿梭游走。

年轻的士兵在抱怨,声音掩盖在烈阳熏烤和沙尘飞扬之中接近于混沌的咕哝。

“这简直就是世界末日,长官。”

身下的沙土灼烫而松软,任何异动都会引发涟漪效应。视野从望远镜的地平线远方移开,定时观测完成。
已经持续了数小时的待命任务漫长而难耐,目前情况尚好,可以稍作放松以缓和队员的状态和士气。因此便随口答了一句过去。

“那是你还没经历过更糟的。”

士兵得了休息的暗示便发泄出一声哀叹:“差不多啦,长官。”他挪了挪趴伏的姿势后侧头试探着看过来,BDU6色号沙漠伪装服上覆盖着的沙土悉悉索索地滑落下来。“还是说上尉经历过更糟糕的?”

“如果你说的是北欧神话里的那种,算是有接近的吧。”依旧保持着警戒目视前方,嘴上没放心思地回应着对方的话,“守望先锋解散的时候。”说完之后才愣了一下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

「诸神黄昏」

当舆论的毒蛇不断啃噬世界之树的根,猜忌和质疑的刺骨冷风甚至刮入神界。终于,惨白的寒冬降临,大地之上暗无天日,群星在漫长黑暗之中陨落,诸神的黄昏降临。他们被奉为英雄,但仍是血肉之躯。

在这之后罪恶便如瘟疫般蔓延开来,丑陋的野兽嚎叫着冲出躲藏的地穴。腥臭的血浆从大地的裂隙中漫出,废土吞噬湖海与森林。

而自己就像是在森林之中目睹整个世界崩塌的平凡之人,心有余而力不足的绝望和愤怒,蜷缩着仰望天空崩裂成碎块下泄砸烂苍茫大地,唯有攥紧双拳又最终憋闷无奈地松开。

身旁的人也默声了半晌。

想来也是,所在部队里关于自己的故事流传甚广。他们对于自己在敬畏之余暗含着独断专行的怜悯。

但他们不知道,在不可避免的、短暂的苦痛过后,自己的内心依旧坚定如磐山之石。

“是太糟糕了,上尉。我很抱歉…”
“不。”
想也不想的便打断了对方,太阳的光线耀眼而刺目,但此时只有强横的无穷力量以那光和热传递而来。

「降任于我」

“我只是说,接近。诸神黄昏并不是终结的末日。否则我此刻也不会待在这里。”

因为末日之劫终会过去。

残存的神会重新归来。河水重新流淌,土地更替愈合,会有更繁茂、更苍翠的植物抽芽冒新。

自己是在森林之中目睹整个世界崩塌的平凡之人。

因此当劫数过尽,幸存者肩负重任。


——我必担负起那重任。


身下土地自遥远他方传来细不可查的震颤,敏感察觉后立刻收回思绪抬起望远镜看向地平线远方,那有黑暗的边沿显露出已经遮挡住些许灿烂的日辉。

“北纬三十五度角,约莫三公里外。”

按下耳侧通讯设备汇报情况,同时终于偏头看了一眼仍陷在刚才问答中茫然的士兵。不再啰嗦予以回应,但眼中目光的坚定不移与口中命令的铿锵有力揭示了一切心中的执着理念,连同那决绝皆是不言自明。


「I will ty to be a light when the Earth goes dark.」
当整个世界都沦陷在黑暗时我都要保持着明亮。

「I burned myself like the sun.」
我令自己如那太阳般熊熊燃烧。


“Open Fire!”

评论(4)

热度(15)

  1. 包三光Eita_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