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ita_η

三流写手,劣等爱人。http://weibo.com/APieceOfEita

[丧尸末日]猎寡猎|双飞 - Confession/供词 4.18日(2)已更新

Warning:

  • 现代 末日 丧尸 AU

  • CP向-双飞 猎寡猎 

  • 法&猎友谊向

  • PG-15


Chapter 1 - Born

Chapter 2 - Christened

Chapter 3 - Married

Chapter 4 - Took ill

Chapter 5 - Worse

Chapter 6 - Died

Chapter 7 - Buried


*:本章亦兼职电梯中心,已更新完的章节将在此点亮,其余章节的电梯只传送到本章。其余章节标题将不再标注多余TAG。

每章将在一个页面内编辑更新数次,章节末尾若出现“To Be Continued”则为章节还未更新完。


-


Chapter 1 - Born


“星期一降临,星期二受洗,星期三娶妻,星期四染疾,星期五病重,星期六逝去,第七日'解脱'。”

“This is the end of……”


-

       “这是第几年了?”

       头顶悬挂着的灯泡光芒泛黄如同烛火,风刮过便带起一阵闪烁的昏暗,莉娜仰头看了一眼,准备等下去修正下发电机。她随口回答来者道:

       “别告诉我你还醉着,詹森。第七年啦,复活节都快到了。”

       她闻到了酒精的气味,然后一旁传来了细微的吞咽声和叹气声。莉娜便推测刚才詹森是去了交换市场那边找酒喝,他的确醉着。

       随后大个子便走过来坐到她旁边,莉娜把手里的地图折上扭过头,詹森视线下移,盯着地面上的某块混凝土碎石走神。

       “我只是在想,是不是有些家伙已经活够了。”他背靠着迷彩折叠椅,背脊依旧挺直,只不过身上的野战服已经磨损得不成样子。莉娜看见詹森突然面露烦躁,眉头蹙紧,从衣兜里掏出扁的不锈钢酒瓶又拧开塞子喝了一口,随后他突然斥骂,“这种操蛋的日子!”

       “什么都看不见。没有休息,没有保护,没有信任,没有希望。什么都没有,没有!”他把酒瓶猛的掷入棚屋外的夜幕,空心的金属砸到地面发出清脆声响,无力地滑动了一段距离后嘶声着埋进了飘扬的尘土之中。

       “那些在外面到处散步的丧尸都比我们无忧无虑。”壮年男人抬手捂住脸,暴躁地陷入了深深的疲惫,昏黄的灯光盖在他的后颈上。

       “也许我们一开始就该和所有人一起去死。”

       莉娜不知道该说什么,她盯着膝盖上的地图,布鲁塞尔到日内瓦旁的法国边境线之间的弯曲红线之间打了很多红叉标记,终点稍往下的地方又被重重的划了着重符号。

       她伸出手安抚性地拍了拍男人的肩膀,迟疑着问道:

       “到底怎么了?”

       詹森深吸一口气,起身背对着她走去捡酒瓶。

       “市场,有一个想死的疯子。”

       男人弯腰去拾,随后转过身看着莉娜,蓝眼睛里的光已经逐渐回归麻木。

       “她拿一整套特战兵装备来换车和足够的汽油,到苏黎世,再去尼泊尔。”

       “'她'?”莉娜惊讶地问。

       詹森抹着酒瓶上的尘土,不置可否地嗯了一声。

 

       莉娜靠着微弱的,四周金属挡雨板搭建的临时棚屋里的灯火和月光穿越破烂而昏暗的过道,到达了布鲁塞尔最大的人类聚集地的交易区。

       说是最大的人类聚集地,但这里听不到熙攘和喧闹。仅有疑神疑鬼的窃窃私语和偶尔出现的争吵和怒吼。黑暗,笼罩在这里,以及现在整个人类世界的都是黑暗。哪怕看到阳光他们也只会感到窒息,面对晨曦他们也只是感到苍凉。绝望笼罩之下,一切曾经美好的事物都变得可恶——你们凭什么能如此安逸地美好如常?

       “你仔细想想,老兄。现在汽油不是贵不贵的问题了,绝大多数人有的油只有他妈的自己那坨身上少得可怜的肥肉。咱们可以换个交易……”
       莉娜在一个摆着绷带和风干肉的棚屋那边看到了自己的目标。屋主莱利正站在摊前故作亲昵地凑近过去想要搂上那人的肩膀,却被对方直接躲开了。莱利尴尬地摊开手笑了笑,面上的阴戾一闪而过。黑色的马甲背心在他精瘦的肩膀上滑动,他张开嘴还想再说什么,莉娜直接朗声插了一句打断了他。 

     “行啦,莱利。你肯定没忘记我有,对吧?”莉娜继续迈步,看见两人都如她所愿的转过头来看向她。莱利说着“当然,好吧。”一边懊恼地摇了摇头,他转身回到自己棚屋内的时候莉娜刚好在目标面前站定,莉娜这时才和那个人有了第一次的对视。黑发、深色皮肤、纹身、军靴和背后的AR,这些是她记录进脑中里的标签,但最印象深刻的——

       这不是个活人。这是莉娜在直视那对深沉的褐色眸子之后的第一直觉。

       这个判定令人毛骨悚然但早已见怪不怪。她保持正常,咧开一个友好的笑,在安全距离伸了出手。

       “莉娜,莉娜·奥克斯顿。他们都管我叫‘Tracer.’随便喊就好。”

       “...‘Pharah.’”

       对方回握,公式化的一触即离。好吧,真冷淡。莉娜这么想着,但法拉这个称呼似乎有些耳熟。她企图活跃起气氛,和对方拉近点距离,“嘿,我告诉了你我的名字,你却只搪塞我一个代号!这可不公平,对吧亲爱的?”她并不急着要回答,侧过身抬起手摆向来路方向,“我想我们可以边走边谈?有关合作的内容。”

       “法芮尔。”

        莉娜突然听见一旁传来了平静到漠然的低沉女声。她心底里对于最开始的直觉更加肯定了——这不是一个活人,维持她活下去的事物全都已经消失或者消逝了,她还在这里无非是还有什么原因支撑着她让她没有死去而已——但莉娜的注意力暂时全部集中在了听到的那个名字上。Fareeha?如果她没有想错的话......

        “Amari?”莉娜接到,在对方警惕的目光扫过来前继续说了下去,“哇哦,大安全官,埃及之星。毗邻寒舍,三生有幸——”她故意做出浮夸的神情,以拿腔捏调的搞怪语气成功揭过了这个话题。这时她俩已经能看到莉娜过来的地方了,詹森还坐在棚屋里低头喝着酒,棕色的短发蒙上了一层灰蒙蒙的灯光,莉娜打了个招呼后便领着法芮尔向屋子后面拐去。夜色当中,一辆磨损得不算漂亮但绝对完好且结实的路虎ROVER就大刺刺地停靠在那,连罩布都没有。

        这是自信和示威,在这里不成文的规定是不允许发生盗抢和斗殴,否则你将成为众矢之的。但事实上在这个年头,只要你有足够硬的脑袋和实力,规则由你定。而莉娜是“猎空者”,她靠着机敏,察觉每一个蛛丝马迹并能迅猛且精准地“捕捉”的能力活下来。她同样明白该如何和法芮尔这样的人谈话,因此她走到车旁,撑着车前盖坐上车头,看着法芮尔,直接开门见山:

       “看起来我们可以正式开始了。”她决定首要目标是建立信任,“军用越野,外壳和功能都完好无损,绝对可靠。油箱满满当当,足够你跑到苏黎世了还剩不少了,但——”她拍了拍屁股底下坐着的车前盖,“到尼泊尔就有点问题。不过我还有一点的存货。”

        她看着法芮尔围着车来回绕了几步打量,嘴里哼起随性的破碎小调,直到对方卸下肩上的背包抛给她,大号的黑色旅行包缓慢的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莉娜敏捷地伸出手去,感触到的重量一如预想之中的沉,但好在还是稳稳地接住了。

        她将背包斜放在膝盖上,拉开拉链随意的翻了翻,因为黑夜的缘故无法看得太细致清晰,但能确定这是一套完整的,属于军队人员的装备,包括灰蓝色的迷彩战术背心、各式的手雷、一把暂且辩认不准确但应该SCAR系列的步枪还有军靴和头盔。这些东西想想便知道是哪来的,这个人把一个士兵——很有可能是她自己——剥得很干净。

        “真酷,不过我想这些最好还是在你身上好好装备着。”莉娜将拉链拉好,双手把沉重的包递回去,发现对方并没有来接便只好先放在地面上。夜已经很深了,新月投下的荒凉光线照明了法芮尔的眼角。

        “你想要什么?”莉娜看着她面无表情地开口。

        早有准备了。莉娜呼出一口气,扭过身子,指尖敲了敲车盖发出轻响。

        “我们用不着像商人一样重复摆价钱和价值,法芮尔。我想得很简单,你帮我个忙吧?”

        她拿食指当笔,把车前盖当作沙盘,在挪移间描绘出弯绕的线。当然不会留下痕迹,但她记得很清楚,没有任何多余或是犹豫的落笔,这些可都好好烙印在她的脑子里。有接点但无穿插的线条。比利时的边境线,紧挨着的卢森堡。

        “你知道这个吧?我们从这出发。”莉娜瞥了一眼确定法芮尔在专注地看着,她相信法芮尔能第一时间反应过来这是什么,这些对她肯定也十分印象深刻。就当作她俩之间第一次的默契吧,

        “Alright.我想我们要在卢森堡补给一下,为我们的长途旅行着想。”她顿了片刻,然后继续斜画,拐一个角,这是法国的边境线了。抵达巴塞尔这个岔口之后,西行是日内瓦,东行便是苏黎世。莉娜抵达了苏黎世,再微出一个头,引出一个方向往南亚那边。“诺,不过…”她却突然又抬起手,重新落回西边这里。在日内瓦往下的一点点的地方,她停顿住了。

        “我想让你绕了一个,差不多二百公里的小小的远路,在你去苏黎世之前。”她抬头看向法芮尔,眼里除却认真还是认真。

        “安纳西。法国的一个小镇,安纳西。我想去这。”莉娜重新把视线挪回那个虚幻的沙盘,不知为何开始紧张,或者是烦躁。她攥起手,心跳逐渐加速,她努力深呼吸控制住失态,在法芮尔开口前就急切地开始解释,

        “我当然自己一个人也能去,但那里有一个——你该听说过,那个组织,“黑爪”的行动基地。你放心亲爱的,不止我们两个人,我还有其他的帮手。我们也不是去大张旗鼓地打仗,我只是在找,找一些'东西'。(*look for something)”她顿了顿,有些缓慢但确信地说,“我想你和我差不多,对吧?”

        “之后我就陪着你去苏黎世还有尼泊尔啦,当然你想自己一个人也没问题,我认识不少朋友,他们都会帮咱俩的忙,比如这辆车,就是詹森,刚才你见到的那个大兵,送给我的,我救了他一命。当然,汽油都是我自己弄来的。”

        她说罢,空气便暂时沉默下来。沉默之中莉娜便开始思绪飘散胡思乱想。夜风很凉,但她感到冷的原因有很多,她有时也觉得自己快活不下去了,她会变成像詹森,像法芮尔这样的行尸走肉吗?不,她有直觉,法芮尔很特殊,她甚至觉得她们俩有很多相似之处,因此她才会诚恳地发出邀请,纵使内心里有私心。那么我会变成行尸走肉吗?我能找到“那个”吗?

       莉娜不知道自己走神了多久,也许是几十秒,也许是几十年。她听见了法芮尔开了口,声音依旧平静。

        “为什么是我?”

        那对褐色的眸子注视着她。

        “…我想…也许是同病相怜吧。”

        莉娜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夜风依旧吹得她很凉,月光越来越昏暗了,也许是她的错觉。

        “你可以考虑一下,法芮尔。明天早上如果你想好了,我们就可以直接出发了。”天啊。莉娜在暗自祈祷。但她莫名有把握自己不会被拒绝,为什么她会这样想?莉娜看着法芮尔点点头,嗯了一声后转身离开。她看着对方的背影进入暗淡的灯火之中,晃了晃脑袋,撑着身子从车上跳下来,去清点自己的装备和油储。

        然而就在莉娜刚回到棚屋里再次摊开那张她早已烂熟于心的半球地图还没一小会时,她听见了军靴摩擦水泥地面的粗糙声响。詹森也抬起头来。有人自昏暗中径直走来。

        法芮尔除了没带头盔以外,一身戎装。她把轻便不少了的背包摞在墙角,然后靠着木板搭成的墙壁坐下,她看了一眼莉娜,然后闭上了眼。

        莉娜愣了片刻,随即咧开了笑。


评论(13)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