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ita_η

三流写手,劣等爱人。http://weibo.com/APieceOfEita

[猎寡] 猩红

吸血鬼x开膛手


————————


楔子


       好饿。


       莉娜坐在钟楼上,一只脚荡在空中随意晃动,两手向后撑着身体,懒懒散散的。


       好饿。


       她直起身子,伸出手揉了揉隐隐作痛的太阳穴,深沉的夜色和冷冽的寒风让她稍微舒适了些。


       心跳在一点点加快,睚眦欲裂的感觉也越来越强烈,血液似乎灼烫起来翻滚涌动着,铭刻在骨髓里的的本能欲望开始企图侵占整个脑海,噬魂喋血的渴求逐渐泯灭理智和意识。


       好饿啊———


       她视线下移俯瞰,午夜的伦敦市中心依旧灯火阑珊盛宴不断,浓妆艳抹的贵妇和留须戴帽的绅士相伴而行侃侃而谈。


        没有一个她满意的。


       看起来今晚又要找个勉强看得过去的大小姐凑合凑合了,莉娜有点郁闷。


       正当她起身准备离开的时候,不经意的一瞥,她的眸子蓦地亮了起来。


       嘿!有意思的事情来咯!


       她故作正经地掸了掸衣领,歪歪头嘴角上扬,眼里满是抑制不住的兴奋。


       鸦泣风鸣,月光一暗,再看去时,钟楼之上只剩下了正在逐渐散去的深红雾霭。

 



       嗒,嗒,嗒,高跟鞋磕碰石砖的轻响富有节奏。夜幕沉下。


       “明天...见。”她冲人摆摆手,转过身摇摇晃晃地向着阴暗的街区走去,黯淡无光的街灯连同人影一起扭曲晃动着。


       嗒,嗒,嗒。黝黑的大衣被夜风鼓动。阴影笼罩。


       肥硕的老鼠突然蹿过脚边,她惊叫着猛地缩回脚,叱骂一声才继续前进。


       嗒,嗒,嗒。高顶的礼帽和深紫色面罩遮挡容貌。黑暗侵近。


       “这,这年头,连死老鼠都敢跟人抢路了...”她脚步有些踉跄,布满红晕的脸和身上的酒气彰明了她夜生活的丰富。“还有没有,有没有呜——!”


        脖颈被人从后方扼住,尖叫被堵死在喉间,她拼命扭动身体呜呜哀叫着拿手指去扣圈着脖子的手臂。


       夜色间闪过金属的反光,她瞪大了双眼,背后的束缚松开,她捂着喉咙双膝跪下瘫倒在地,张大嘴却只能发出发出哑了声的呻吟,血液从指缝间溢出顺着手臂滴落在地。


       侧腹闷痛,她被踢得被迫转身又立刻躲闪着挣扎着手脚并用向前攀爬蠕动,那惊恐的目光属于垂死的家畜。


       那人不紧不慢的向她走来,手中的尖刺反射着惨白的月光。


       对方站到她的身前,慢慢俯下身子单膝跪着,按上她的肩膀止住她的垂死挣扎。


       紧接着,锋利的匕刃割裂衣料刺入白肉,黑红色的血浆溢出,雪白的手套溅上斑斑血迹。


       然后是第二次,第三次。直到腥臭蔓延血污遍地,猎物的挣扎减弱消散,秽物和内脏的碎片附着在破烂不堪的躯体上。


      拉克瓦看了半晌,缓缓起身,不管不顾这一片狼藉。


      身后传来了清脆的掌声。


      “真是一出华丽的表演!女士。”


       她转过身子,看见了笑意盎然的莉娜。


       莉娜把掌心贴到胸前手背后鞠躬行礼,抬头刚想自我介绍一番就看见刀刃的寒芒划到眼前。


       “WOW!矜持一点嘛亲爱的!”她面色不改侧身躲过,看着人立刻抬腿跟招忍不住赞叹了一声。


       拉克瓦只踢到了一团尖叫四散的紅雾,她瞳孔骤缩,后颈随即传来一阵剧痛,她闷哼一声甩甩头想要快些赶走晕眩感。却被人推搡着向后连退了几步后背抵到冰冷的墙壁上。


      “自我介绍一下!”莉娜靠的很近,右手撑在她的耳边,“你可以叫我Tracer!”


       拉克瓦提膝猛击,想继续反抗,可对方左手轻轻按上她的膝盖,她就发现再也无法前进半分了。


       “那么你叫什么呢亲爱的?”莉娜笑眯眯地凑上前来,两人的鼻尖几乎蹭上。


      拉克瓦顿了顿,突然勾起嘴角笑了起来。


      “WidowMaker.”她轻启朱唇。


      “NONONO!我想知道你的真名,Darling。”莉娜猛地摇了摇头。


      “你不也没告诉我吗......”拉克瓦伸手挑起莉娜的下巴,拇指在她侧脸上轻柔地磨蹭。


      莉娜明显愣了一下,她咽了咽口水,犹豫着还是开了口。


      “好吧,我叫莉娜,莉娜·奥克斯顿。我是一个——”她咧嘴一笑,露出尖尖的虎牙。


       莉娜伸手解开了领口披风的活扣,刹那间,血色的雾气弥漫,布料的撕裂声响起,血肉开始翻滚蠕动,骨骼延伸生长刺出体肤,细密的声响激起人头皮发麻。


       最后随着被搅动的夜风发出的声响,拉克瓦眼前的月光被宽大的黑色肉翼所遮挡住。


       “吸血鬼哟!”


       猩红的竖瞳近在咫尺,眼前的“人”轻轻舔了舔自己的下唇。


      “那么这下你能回答我的问题了吧,亲爱的?”




————————————

开坑停不下来。

不想填坑,只想开坑【】


评论(4)

热度(76)